#银魂##银魂完结#银魂超话
【简体版】银魂 最终卷 作者留言翻译(转自贴吧)

谢谢各位购买银魂第77卷。
让大家久等了,真的非常对不起。
多亏各位温暖的支持,银魂终于迎来了最终卷。终于能突破终点线、浑身是血地倒地了。谢谢大家。
虽然是这样完结了,为走到这一步所经历的一切,却是笔墨和言语都难以道尽的。
就像衝破大家庭家中的纸拉门一样,我衝出了名为「截稿日」的死线;就像无视大家庭裡一定会存在的不良少年一样,我不顾自己为各位读者、关係人士所造成的困扰。
然而,就像对大家庭的爹地一样,出版社认了我就是这种人,还豁出去地发售这种前所未见、厚得要命的单行本。真的是
非常对不起!!!
世间万物,
非常对不起!!!
宇宙之中森罗万象,
非常对不起!!!
Big Daddy,
非常对不起!!!
「非常对不起」,
非常对不起!!!
这样认真地说「对不起」,表现出的歉意至深,深到会导致完形崩坏,让人疑惑「咦?『非常对不起』是啥来著?」。所以虽然很抱歉,但道歉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如果要将这让人不忍卒睹的惨状,讲成一个奇幻故事的话,那就会是:
在JUMP奋战了14年,却没能打倒魔王的勇者空知,学会了延长魔法「戴因[1]」(GIGA),并一面誓言「下次一定要打倒魔王」,一面踏进了魔王的城堡裡。到这裡为止的故事,各位都知道吧。
这个时候,我的伙伴是LV33的责编.井坂。这傢伙可是个硬汉,坚韧的程度,大概是曾在伟大的航道上战斗过的层级。就算只剩三滴血,好像也可以一脸没事地抽雪茄的样子。
「喔喔,你没事吧?真假啊?」我像这样试探著他,自己也渐渐大胆了起来,毫不客气地使用GIGA戴因,结果在碰上魔王前的存档点,就把魔力耗尽了。
我想著「哎,反正LV33的硬汉.井坂,应该有什麽道具能用吧?」,回过身来,却发现LV33的井坂叼著雪茄躺进棺材了。不如说,整个画面都满是棺材,其行列「唰」地绵延至遥远的故乡阿利亚亨[2]。
这时,勇者空知才意识到:「原来如此……魔王……就是我啊。」
这是在GIGA也没能完结的,二月时的事情。
话虽如此,做不了勇者空知的魔王空知,其实有稍微注意到,LV33的硬汉.井坂在说著「老爷,您的背就交给小的来搓吧……咿!」以鼓励空知时,在最后一瞬间发出了近似悲鸣的声音。
前任责编LV3的真锅那傢伙,也在说「空知先生,我会陪你一起走到最后的……痛啊噗[3]!」时,把「痛啊噗」都说出来了。再前一任的责编LV31的内藤,则是「……」。完全没有回应,彷彿尸体一般。
空知装作听不见他们的悲鸣,就这样向前迈进。
回过身时,因为棺材的重量而无法前进。但那是勇者时期的事了。成为魔王的空知,即使背负著棺材,也没有停下脚步。
因为已经失去勇者的身份,所以罗德的铠甲和剑都无法装备,于是我全裸以使用胯下的桧木棒,并以LV33井坂的棺材为盾,独自迎来最终战役。
「吾辈已经无法变回在JUMP裡战斗的勇者了。但是那种事已经无所谓了。一位也好,只要还有读者在等著吾辈,就算要在厕纸上画原稿,吾辈也会奋战到最后一刻的哈哈哈哈哈!」
然后,腐烂的LV33井坂就从棺材裡冒出来,一边说「嘻嘻嘻,魔王陛下,我这裡有一件非常适合您的商品喔」,一边从口中吐出一件沾满血和呕吐物的物体。
那就是禁忌的魔具──app刊载。
纵使身体腐烂,LV33的井坂还是一直跟著潦倒的空知,藉由app为吾辈续命。即便是犯下那等恶行,连组队都已经办不到的魔王,也不愿让他的心意白费。因此,吾辈拚命地奋战。
于是最终回二度延期,单行本和公式书也都延期了。
吾辈成功地成为了大魔王。大魔王的别称,也可以说是人渣吧。
对我这样只要有机会,就会踰越死线的人渣而言,app、网路连载真的是禁忌的魔具。
以杂志来说,因为要在全国实际发售实体书刊,所以截稿日是绝对不可更动的。但是在app上连载,刊载日能自由设定,所以截稿日也就变得飘忽不定。
一如所想,人渣是会鑽漏洞的,所以一切都会被一拖再拖,胯下的桧木棒也会变得软趴趴的喔。
再怎麽奋战,攻击都没有奏效,LV33的井坂又一直对吾辈施加「札拉奇」[4],已经不行了啊。再一击就好。明明只要再打出一击就能取胜,该怎麽办才好……!
->
此时,从面临极大危机的人渣背后,涌出了大量的香甜吐息[5]!!
魔王(敌方)晕了过去而停止动作。魔王(人渣)回过身去,而他身后的,正是从棺材中冒出的腐烂的大西、腐烂的齐藤、腐烂的雷根糖[6]、腐烂的桃毛兽王[7]、腐烂的内藤,和腐烂的真锅──和吾辈一同创作银魂至今的,腐烂的历任责编,都站在眼前。
*第三任编辑中崎,因出差而腐烂于北海道。
据说JUMP的连载作品在迎来最终回之时,曾支持作品的历任责编会一起来取最后的原稿、对漫画家说声「辛苦了」,并献上花束。即便有这一都市传说,谁又会想到,连被JUMP流放的人渣漫画家,都能有这样的待遇。
「趁我们用香甜吐息阻止敌人行动时,快上啊人渣!!」
「那些傢伙……淨干些多馀的事。切,因为有气体都看不清前方了。」
开玩笑的。吾辈猛地立起桧木棒,屏气凝神、奋力一举。
「接招吧──!这就是最后一击啦──!!」
吾辈朝魔王的眉心打出了致命一击。
咚──!伴随著地面发出的巨响,魔王庞大的身躯倒下,而吾辈得到了360000的经验值,和七、八张全白的原稿。
说是得到,其实是吾辈把这七、八张的全白原稿给忘了。
腐烂的历任责编们一副马上就要收下原稿、把藏在身后的花束拿出来,再将吾辈围起来的样子。如果这时,出现了七、八张全白的原稿,该怎麽办才好呢?
首先要假装自己的右腿骨折了。
外行的人渣这时就会宣称右手骨折,并说自己「已经没办法画漫画了」。怎麽可能会有这麽刚好的事啊。这麽说的话,谎言很快就会被拆穿了。腿骨折而痛得没法画,反而比较真实。
总之,说「给我一小时」,再让他们看看自己一边忍著腿痛,一边喊著「啊──可恶!!」又努力画图的样子。
一小时后,要表现出对自己感到不耐的模样,说著「啊啊不行啊。不好意思,好像还要花上一点时间。能请你们暂时出去一下吗?我想集中精神。请你们去吃个饭吧!」把责编们都赶出去后挂上门链,再把手机关机,就做好固守城池的准备了。
虽然这也取决于房子的坚固程度,不过吾辈的情况是就此争取了六、七个小时的时间。
而「啊,不好意思,我忘记手机没电了。已经可以通话了。」这样再把责编召集过来后,就又能争取到两小时。
到了这个时候,原本就已经腐烂的历任责编们,也恰好完全腐烂殆尽,变成液状、成了浊酒。
浊酒可是很安份老实的。安心地将完成的原稿交给他们。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欸嘿。」
「ボコボコボコ(不你也让我们等太久了吧!等得花都谢了啊!)」第一任浊酒扔在我身上的,是封面摺页上的那束乾燥花。
下一位好像准备好了,我就此告退。[8]
就是这麽回事。就算以奇幻风格写下,还是让人看不下去的惨状,各位觉得如何呀?
这麽羞耻的事情,我也想过避口不谈、逃之夭夭。但给这麽多人添了麻烦,这麽做也不好,所以就写了这麽长一篇。
感到不快的各位,十分抱歉。就如你们所读到的一般,我实在忝为职业漫画家,惹了很多被封杀也不奇怪的麻烦。
这样的我,将这些事写下,或许会因此而受到批评;离开JUMP将近一年,被允许随心所欲地画到自己能接受为止的这一年裡,我也曾经感到辛苦。但是,这段时间让我想起了,在週刊杂志瞬息万变、令人眼花撩乱的日子裡,我所遗忘的那份心情──还没有名气的新人时期,单纯因为喜欢才画漫画的心情。
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努力为我创造了这个机会的各位责编、关係人士、和我一起拚命创作银魂的工作人员,还有最重要的──一直等著我的各位读者,衷心感谢你们。
多亏各位,我变回一隻单纯喜欢漫画的猩猩了。
我想再次裸著身子,从一支桧木G笔重新来过。不过版税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1] デイン。出自《勇者斗恶龙》系列。
[2] アリアハン。出自《勇者斗恶龙》系列。
[3] ひでぶ。《北斗神拳》中断末魔的悲鸣;由「ひで=痛て」与身体破裂的声音「ぶ」所组成。
[4] ザラキ。《勇者斗恶龙》系列中的第一个即死咒文。
[5] あまいいき。出自《勇者斗恶龙》系列,能使被施加方陷入沉睡。
[6] ゼリービーンズ,jelly beans。第四任编辑本田佑行曾撰写一部名为〈稿纸上的雷根糖〉的作品,因此被空知如此暱称。
[7] ババコンガ。出自《怪物猎人》,第五任编辑松尾修因外型而被如此称呼。
[8] おあとがよろしいようで。在有複数落语家登场的落语会、寄席上使用的话语。「下一位好像准备好了,所以我的部分就到这裡为止,接下来让后面的人登台」的意思。此处空知写下此语,是因为他的「奇幻故事」到此结束。

我:眼泪不知不觉的就下来了,笑声也完全没法再憋住,明明以前一直能控制住自己的,明明从未看一篇文章看哭过……
没有大家的支持和努力,没有空知的狡猾与对漫画的赤诚之心,也就绝不会有如今的《银魂》。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