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21 00:23 发布于 天津 来自 HUAWEI P40 5G
转发微博
小时候,我养过一条虎头大刺儿。二分钱在南市鸟市儿买的蛐蛐秧子,第二天就蜕皮成了条大蛐蛐。我到河北鸟市儿把它卖了五毛钱,卖主儿是个瘦男子,他还给我买了棵小豆冰棍儿以示补偿,我发了这笔小财,让同伴马老三咬了一口冰棍儿,我出钱买票坐白牌电车回家了。这是六十年前的事情,就跟昨天赛的。 ​​​​...展开全文c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