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与消磨
文/沈鱼

向晚,在湖边坐一会儿
岭南的秋天并无萧瑟与落寞
对面山林,树木青翠鸟鸣清脆
有时天空传来飞机的轰鸣
但无碍于此刻的安静
湖面偶尔鱼儿跃出
涟漪也不壮阔
仅靠波纹,你无法判断
风朝哪个方向吹
湖边荷叶,有荣有枯
莲花还在接着开,粉红和粉红
它们的艳逸,在时间之中
在知觉之外
芦苇一动不动,不是被动或颓废
也很难区分这一株
和那一株的
姿态、颜色和表情
而落日,突然从
云层中现身
透过花椒树的阴影和空隙
我看见它并没有消逝的主观意图
而我,还继续消磨在湖水的肃穆
和鸟鸣的欢愉中

2021.9.10 16:56 2广州·广东培正学院

广州·广东培正学院

赤坭镇培正大道中1号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