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清凉,拉着内子去卓刀泉那边的古玩城闲逛。寺里供着关公,也供奉佛祖菩萨。从唐朝到明代,关帝爷的庙宇和佛门香火逐渐合并了。既然叫卓刀泉,自然是跟水有关,布告栏贴的简介,三国时,“关羽驻兵于武昌伏虎山,因缺水,羽以刀卓地,水涌成泉,故名卓刀泉。”

空无他人,清幽幽的大雄宝殿门口,柿子树结了累累的青果子,将要熟红。惹得鸟雀纷纷来啄食。

还有一只橘猫,懒洋洋躺着,旁边的太阳能诵经机,自动念着。橘猫面前,石碑刻着“忠义”两个大字。

我对那猫说,“你这日子,可真是妙啊!一边听经修行,一边朝拜忠义,两全其美,福慧双修。”

那猫看我一眼,起身慢慢去喝水了。很有个性。

回来坐公交,一对父母车上教娃背诗。恰好路边墙壁美化工程,刷了不少古诗。由始至终,大人孩子,都像机器人一样机械重复。

“唐,孟浩然,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就这么重复一遍又一遍。那两个大人还时而纠正孩子的方言发音。

没有人告诉那孩子,春天的襄阳很美。他早上睡懒觉很舒服惬意。夜里被风吹雨打落掉的花,白天还会继续开得热热闹闹。

这诗里有浓浓的水分。润泽的春雨,湿漉漉的树木和泥土。

孟浩然写这事的时候,住在鹿门山。离城区不过十几公里。

家长甚至没跟孩子说一句,襄阳是湖北的,孟浩然还是我们的老乡呢!这诗,就在我们湖北写的呢!然后全国人民都喜欢,全国的孩子都会背。

我去过襄樊。千百年来叫襄阳,后来合并改名,再后来,又改回去了。

孟浩然写的,那原本是个很美的故事,家长本该带着孩子去襄阳玩一下。武汉到襄阳,动车不过区区一个多小时。最好山里住一晚,玩过以后,自然就知道满山的鸟雀鸣叫,何其空灵,让人心旷神怡。

水灵灵的唐诗,就这么死记硬背成僵死。

还不如关公座下那只橘猫呢!似听非听,优哉游哉。大好秋日,人不如猫呀!

像这样的情况,我去各地讲座讲学,屡屡遇到。上一次在湖北省图书馆邀请的讲学中,送阅读下乡。随行的家庭有武汉的、宜昌的。一个孩子摇头晃脑,童声朗朗背出《送孟浩然之广陵》。我问道:“你知道广陵是哪么?”孩子两眼呆滞。

我又提示:“诗里不是说了吗?烟花三月去哪里呀?广陵就是扬州啊。”

我又叫了一个小朋友到中庭,是个女孩子,依然背得滚瓜烂熟,一问孩子,“你知道你刚才背的唐诗,是谁写给谁的吗?”孩子满头雾水。

我哭笑不得,“你刚才不是背了标题么?是李白送孟浩然去扬州呀?知道孟浩然是哪里人吗?”

孩子一脸茫然。

“孟浩然跟我们一样,都是湖北人呢!那李白呢?总该了解吧!”

孩子这才兴奋起来:“知道,李白是唐朝大诗人。”

“李白这么有名的大诗人,跟孟浩然是好朋友。他还写过两句诗,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你看,我们的湖北老乡孟浩然,是不是很厉害啊!”

所有的孩子们,都欢笑起来。

我喜欢听到孩子们的笑声,多可爱啊!我喜欢水灵灵的唐诗,多美妙啊!而不是在公交车上家长拼命鸡娃,却完全做的无用功。好端端的孩子,变成了自动复读机。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