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28 19:28 来自 iPhone 11 Pro 已编辑
时间过了___天,长长的路还有多远?

Part 2

(接续上文)

邀约的过程很顺利,是被疫情困在家里那段夏天的尾声,少数令人欣喜的确幸。在确定了合作以后,我又把那几张已经泛黄了的CD拿出来回味,开始想像《不怪他》这首歌最终会呈现出的样子。会是《回不去的旅人》或《2375》这般恬淡和隽永吗?会在歌曲行进间配合我们的音域升key吗?顺着demo的情绪延伸,加上小球的声线,我也脑补了很多画面。

在得知棉花糖决定使用demo的原key时,期待值又被提升了。而事实证明,小球的低音真的很迷人,我和大家一样,从没听到过这样的小球,平静又隐忍,声音里有冬天的清冷,这是和过往如太阳那般的温暖和高亢所不同的,但坚定感仍然一如往常。最后两段副歌,原本我有一些担心小球和我唱一样的旋律,因为在低音区会被影响情绪的表达,但听到最后的混音成品,这些顾虑也随之消散。那是他们所擅长的抒情摇滚,直接而坦诚,我也理解了圣哲的用心,是对声音的忠实,也是对作品的成全。

其实,在制作前期收到编曲时,我曾和圣哲展开过蛮长时间的一段讨论和拉锯,一个较难以达成的共识便是间奏后歌曲所呈现的画面,是否需要如此热烈的摇滚色彩。也许在我心中,棉花糖的面向有很多,而这首歌的这一段,刚好截取了其中我们彼此所向往的不同切面。后来的我想,当初也许不该用自己对他们的理解去赋予这首歌想像,棉花糖该怎么被定义呢,此刻的样子,就是这首歌的生命力所在了。

很谢谢圣哲,让我诚实地面对了这样的疑虑,也耐心地与我一起修整编曲的细节。配唱的过程,我们也透过网际连线顺利地展开,虽然未曾面对面,但第一次用这种隔空对话的方式录音,很新鲜,很好玩。

也谢谢这首歌的所有幕后制作人员,谢谢他们成就了属于这个时间点的郑兴和棉花糖。

如果我的声音无意中代表了潮湿、阴雨的那部分,那棉花糖便是爽朗、向阳的另一面。棉花糖2.0的出现经历了时间的跨度,这已经是全部的意义,故事还没有说完,我们都是回不去的旅人,也都还在路上。

图1:脸书考古文又一则(竟然找得到6年前的按赞)
图2:IG上好看的手写歌词(from: goodgirl_writing)
图3:我配唱的录音室

@棉花糖樂團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