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网友问我的态度。事关钓鱼岛,愤青也好知日派也好,其实已不重要。涉日图书的销量下降或暂缓出版,势必影响我的个人利益,但相比之下,国家的利益和尊严显然重要得多。任何具有民族身份的人都只能首先考虑自己所属民族的利益——再友好和理智的日本人也不例外——这是民族大义,其他都是次要的。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