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为观止。我的想象力还停留在往厕所墙上钻个洞啥的//@荀夜羽:辛苦群众了//@流浪的军刀的坎肩:我.十几岁的时候,学校附近的公厕里也有这么一位,命好没淹死,但也吃饱喝足腌渍入味了。呼救声被人听见后,一群大妈们一边痛骂一边喊来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一边痛骂一边喊来了消防员叔叔.
#别怪我旧事重提系列#

夜了,没什么可写的,那给大伙讲个小时候听来的,非常有味道的灵异事件吧。

那时候好多人家还是住平房,上水是逢门入户了,下水则大多还是得集中倾倒处理,厕所也是公用,家庭人口少面子薄的,家里会准备个恭桶,一天一清理,大部分人家还是选择走几步,去更附近的公厕。那时 ​​​​...展开全文c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