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roveland加油,加油站超市里清一色是不戴口罩的白人,他们开着皮卡或摩托车,而这附近几乎没手机信号。很明显,这里是Trump country。我同行的美国朋友说进超市别戴口罩,小心遇到麻烦。加完油我问他,我说我去过很多美国非常偏僻的underserve地区,只有白人愿意留守在这些地方,这是为什么?朋友告诉我,很多美国白人喜欢置身事外的感觉,就是要享受“绝对自由”—没有任何政府干预和社会干扰。这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著名的Unabomber(Ted Kaczynski)和隐居而后被FBI射杀的Weaver family。这种精神某种意义上也是美国建国前那些从英国自我流放到美国的异教徒所追求的。

大部分中国人很难理解这种价值观,因为这和中国人的生活理念截然不同,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经常听到在美的中国朋友抱怨,在职场上我要是个白人会如何如何;但他们不知道如果生作一个美国白人,他们很可能会生在上述这种家庭环境,秉持这样的价值观,因此根本不可能在美国学术界、医药界、科技界或金融界的职场中拼搏。

虽然我也不尽认同这种反建制的出世生活方式,但如果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哲学观上思考问题,则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反对强制学校义务教育,反对禁枪,反对科学和现代医学,反对戴口罩,反对政府强制接种疫苗,也能理解他们对COVID-19的态度,因为他们很多人坚信政府不应该对个人行为有任何干预。他们会有这种信仰一方面来自于家庭和教堂的教育;一方面他们的信息输入可能绝大部分来自于汽车收音机AM调频上的talk radio(无手机信号,这是唯一能接受到的信号);另一方面他们本身就抵触任何社会建制,他们过着一种异常出世的生活,好比著作Educated中的Westover family。而在美国政治力量博弈中,上述这些美国白人正是美国右翼政治势力的基本盘,他们政治力量十分强大,他们使共和党和右翼政客及诸多联邦法官能够一直为他们代言。

有意思的是中国一代移民虽然很多是美国极右翼政客的忠实拥趸(在这里我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但他们积极打疫苗戴口罩;他们很多人是从极端内卷的环境中脱颖而出的,有着积极入世的情怀:他们一定要住在美国最城市化最现代化的纽约和加州大城市带,这里都是他们厌恶的民主党的铁杆选区;他们要在藤校或大厂工作,要住大房开好车,一定要把孩子送到最顶级的名校。他们极度渴望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这种拼命迎合社会建制的思维方式和生活哲学其实正好是上述美国人的绝对对立面。所以很多人虽然嘴上极度支持美国右翼政治势力,但他们没有任何愿意、也不敢和这些美国右翼哲学的true believer打交道,更不会想跟他们生活在一个社区。 2美国·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Yosemite National Pa...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