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兆丰别墅现“咸猪手”,物业经理:女生晚上11点后出门吃亏正常

文丨费里尼

近日,与中山公园一墙之隔的长宁兆丰别墅的住客S小姐正身陷一场“疑云”之中。S自述数天前一个雨夜受到小区某湖北籍保安上下其手猥亵,而事发事后,其后所在居委的冷漠与不作为更令其寒心。

据S回忆,4月20日晚约11点钟,涉案保安(以下称H)给她微信:在下雨。当日白天当事人有几箱物资暂存在小区门岗边没有雨棚的地上。于是S独自下楼到门岗,H将她带到货架后,趁搬运东西之际上手对女生进行了猥亵。

S表示她第一反应怀疑是误触,但保安当下手中没有货物。其后H进一步贴近S,并出手反复触碰女生胸部。事发突然,S起初吓蒙,几秒钟后,见H另一只手也要伸过来,立刻推开,并退了一步。H并未表现出尴尬或道歉,反而“嘿嘿”一笑,说“你过来一点啊,帮帮我(搬东西)”。S迅速跑回家中,过了几分钟后同男朋友一起回到门岗处。

S随即给居委会耿姓员工打电话。电话屡次被挂断之后终于被接通。当事人说明了缘由,请居委会到门岗来一下做见证。该员工回复:“睡了”、“你报警吧”。

报警后,派出所民警赶到,简单了解情况之后,交待涉事保安打电话叫另一名保安到门岗协助调取监控。由于深夜,并且是监控死角,画面中只能看到女生的背部,无法录到身前和保安。警察调取了监控作为证据,并表示社区民警会进一步跟进。

随后社区民警通过电话进行了笔录,并保证会在进一步核实监控内容之后做出后续处理。但疫情期间,社区民警也刚进隔离,为了最大限度保证警力,派出所警察不进小区,也不能把涉事双方召集到警局,所以案件可能需要等到解封之后才能得到有序的推进。

次日,S向居委提出,涉案保安H一直在小区内任职、走动,所以在等待警方进一步进展之前,希望居委能够对保安在封控的环境下进行有限的警告和处理。耿姓居委干部表示此事不归他们管。当S询问小区保安的雇佣主体——新长宁物业集团对该小区的负责人陈姓物业经理的联系方式。居委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物业联系方式。

当天新长宁物业集团陈姓物业经理来到小区,S同亲友找到陈经理,希望从保护个人隐私角度,去相对私密的环境进行讨论:如居委办公室、做核酸的小广场内部(露天)等等。但被陈经理拒绝。

S对整个沟通过程做了录音,核心意思为——

陈经理作为雇佣主体,无权对保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进行处分,他听到的证词是:保安否认给女生发过微信,委屈自己好心帮忙被诬陷。

S随即出示H发给自己的微信。

屡次要求之下,陈经理答应会对保安进行规范性劝说,注意对女生保持距离,但同时表示“女生晚上11点之后出门吃点亏是正常的”、“如果是我的妻子和女儿,我不会让她11点半下楼”。期间陈数次冷笑。S情绪激动,反问自己一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为什么要诬陷一个老头子。

此后小区已有数名居民开始进行围观和旁听,S认为整体环境已经对自己造成了二次伤害。陈姓经理认为“我讲一句你顶一句,我不想讲了,那我就走了。”谈话结束。

S和家人随后在小区团购大群以及居委社区群中简单陈述了此次事件,并且提醒小区里其他女生和有女孩子的家庭多留个心眼,不要遇到相似的情况。

当有小区居民询问是否能够暂停涉案保安工作,直到案件查明时,居委社区群群主——赵姓居委员工开始踢人出群。此举招致多名居民情绪激动。

几乎同时,一种传言开始蔓延——S本人与小区物业保安之间存在利益冲突,故对“猥亵”一事做了放大。据了解,本轮疫情开始直至4月中旬,兆丰别墅所属居委一直被集体隔离,这段时间S曾任小区团购团长,居委会归来之后退出。S表示团购期间与保安不存在任何矛盾与利益冲突,做团购是眼见相关物资入小区乏力,故挺身而出做志愿者,也帮助了部分团购达成。

4月26日上午,警方对S做过视频笔录之后,正式立案。居委会主要负责人在与S的沟通中表示听从执法机关调查。

涉案保安仍在工作。S表示已经感受到来自物业的深深敌意。耿姓居委工作人员昨日向S索要租户内所有人员的身份信息,并暗示将以群租处理。与此同时,亦有小区不同渠道声音对涉案保安的日常行为表示质疑。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