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堕落古今中外都不稀罕,表现也大同小异:
1;跪舔权贵
2;迎合乌合之众
连浓眉大眼的萨特也未能免俗,极力鼓吹苏联的鸡犬同志。

在咱们这旮瘩就更不稀奇了,厦大教授严厉呵斥不想生娃的年轻人;江湖经济学家任泽平建议抓住80、90后这一代使劲儿割;司马南到曹县发表演讲:要歌颂领导袖却被拿下话筒……

诶,还真不是都为了谋口稻粮,其中缘由并不简单…… 2东莞 L圆的中心的微博视频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