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11 19:03 发布于 山东 来自 iPhone 6s Plus 已编辑
【聊鲁迅】之11。
这些天我在威海,很安静。今晚听着涛声,和大家一起赏析鲁迅的七律《亥年残秋偶作》。这首写得尤其好,是极品。先读全诗,再赏析:

曾惊秋肃临天下,
敢遣春温上笔端。
尘海苍茫沉百感,
金风萧瑟走千官。
老归大泽菰蒲尽,
梦坠空云齿发寒。
竦听荒鸡偏阒寂,
起看星斗正阑干。
本诗写作时间不详,据诗题“亥年残秋”推定,应当是写于1935年10月。翌年10月19日鲁迅去世后,许寿裳在《怀旧》一文中回忆:“去年我备了一张宣纸,请他写些旧作,不拘文言或白话,到今年七月一日,我们见面,他说去年的纸,已经写就,时正病卧在床,便命景宋检出结我,是一首《亥年残秋偶作》。
首联“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秋肃”,指深秋肃杀之气,照应诗题残秋与写作时间,同时暗指当时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当局抵抗不力,民生憔悴,社会人心混乱与消沉。“敢”是岂敢。“春温”指春天的温暖。这一联的意思是,社会氛围如此肃杀沉沦,让人惊心忧愤,我岂敢写诗以颂春来排遣内心的烦忧呢?1907年鲁迅曾在《摩罗诗力说》里说:“人有读古国文化史者,循代而下,至于卷末,必凄以有所觉,如脱春温而入于秋肃。”可见,诗人曾惊心于秋天肃杀之气降临天下,正表示了国家危亡之时的那种深重的忧愤。
颔联“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千官”。“尘海”指人间世。“苍茫”是旷远迷茫貌。“沉”是沉重,这里有思虑沉重的意思。“金风”即秋风,古人以阴阳五行解释季节演变,秋属金。“萧瑟”是风吹草木摇落的声音。“走千官”,指日军入关后制造了“华北事件”,逼迫国民政府签订“何梅协定”,从京、冀、察撤走驻军和党政机构,官员纷纷南逃。这一联写国事枯槁,人心凄凉,如同秋风摇落,让人百感交集,大有“尘海苍茫”之慨。
颈联“老归大泽菰蒲尽,梦坠空云齿发寒”。“大泽”是广大的湖沼地区。“菰蒲”指两种水生植物。“菰”即茭白,可作蔬菜,结实为菰米可煮食。“蒲”是蒲草,可制席和扇子,嫩蒲可食。“空云”指高空云端。此联写诗人想到侵略者长驱直入,国势如此衰败,恐避之荒无人烟的湖沼泽地也不能幸免,那时无以充饥,就连“菰蒲”一类野生植物也吃光了,不知自己老来何为归宿。每念及此,就像做梦从高空坠落,遍身悲寒,牙齿都发凉。鲁迅是推己及人,哀民生之憔悴,状心事之浩茫。
尾联“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竦听”,指引领举足侧耳屏息地静听。“荒鸡”,指三更以前的鸡鸣。“阒 (qu去声)寂”即静寂。“星斗”即北斗星。“阑干”,指北斗星沉落之前呈横斜貌。曹植《善哉行》有“月没参横,北斗阑干”句。尾联二句大意是,三更半夜就竖起耳朵盼着鸡鸣,希望黎明尽快到来,可是一片死寂,就如同与前三联所写现实之严酷。听之不得,便“起看星斗”,北斗星正横斜天际呢,更深写苦盼天明的焦渴。一个“正”字,虽仍处孤寂浩茫之境,却也略寓熹微之希望。悲凉孤寂,斗志愈坚,这正是鲁迅的心态。有一说是鲁迅得知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而写此诗,证据不足,也不符全诗悲抑为主的情绪,这里不采用。
本诗特点是多写动作或动态(如惊、遣、沉、归、坠、竦听、起看,等等),连带兴发密集的意象(如秋肃、春温、大泽、空云、荒鸡、星斗,等等),引起各种感官刺激及心理感觉(如温、寒、阒寂、阑干,以及如苍茫、萧瑟,等等),虽是时代感触和议论,却都化成浓郁的气氛,作用于直观感受,读来荡气回肠。最妙的还有八句皆对仗,极富功力,实属七律创格之极品。
(可参考温儒敏《鲁迅作品精选及讲析》,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