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7-16 15:10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iPhone 13 Pro
还有个事,前几天我招待了次朋友又懒得收拾家,就叫了个保洁阿姨过来打扫。因为是临时下单,常来的阿姨没空,新阿姨第一次来,自然会有一些需要磨合的地方。

当时我看茶几上的东西摆放得没有章法,就提醒了她一句:阿姨,这些东西不要这样摆,要齐一点,像排方队那样摆。

过了一会我再去客厅,发现阿姨把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堆在了一起,显得更乱了。

我就又提醒了一遍:阿姨我不是给你说了嘛,咱们像排方队那样摆,上学的时候练方队的那种规律。

结果阿姨就哭了,阿姨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没有怎么读过书,我只读过两年小学,也没练过方队,我可能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一瞬间我无比羞愧,因为我前一秒说完,内心还暗暗腹诽了一下阿姨,觉得她怎么这么懒,是不是磨洋工。

这就是一些平时难以注意到的特权。我从来没有想过“就像上学的时候练方队那样”也能伤害到一个人,再年轻点的时候,甚至还有可能忿忿地想:那你没练过方队也不是我的错,我哪里知道这么基础的事会有人没做过。

这几年见过了一些人间疾苦,才刚刚学会意识到,就是这种我以为稀松平常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事,别人就是没经历过。

我手忙脚乱地给阿姨道歉,越道歉阿姨越惶恐,阿姨说我不要你钱了,你到时候可千万别给我差评啊,上次给了我一次差评,还要倒扣我很钱。

这个阿姨其实整体做得挺好的,地面桌面都很干净,沙发布和床单也铺得整齐,只不过是茶几收拾得比较乱。但我也只是就这个提出了一点不满,她就吓得恨不得免费帮我做工才避免差评。

她为什么那么惊弓之鸟?

因为她没读过书,只能做体力活,她没读过书。和客户发生冲突,说不过那些口齿伶俐的客户。她没读过书,是天然的弱势群体。

而我比她强,我的一句话就可以让她害怕,我一个差评就可以让她收入受损。

她最后得到好评,得到我的歉意,并不是因为她能拥有一套完整的受保护的劳动体统,去替她判断她有没有经历不公,去替她维权她应有的劳动收入。

她仅仅是因为我放过了她。

我为我拥有这样的权力,而感到难过。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