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即使发明或发现很多道理的人,同样过不好这一生。孔子是如丧家犬,苏格拉底终身苦寒,最终饮鸩而亡。为了坚持真理,而不惜与那个错误的世界,与大多数人自以为是的愿望背道而驰,这样的人是绝对的英雄,我们估计连狗熊也谈不上。

不说大道理,就说小品格,我们殾难以塑造。这里,应有比知易行难还朴素的思想在作祟。人们不仅乐于呆在身体的舒适区,也更愿意蜷缩在心灵的避风港里。优渥的物质生活是别人的,丰厚的精神家园也是别人的。知道那是极好的,但更好的是,若能以不变换来万变,那无疑是人间天堂。

他们爱做梦,他们的梦只有一个,因为没有其它的梦相伴,这个孤零零的梦迟早会与你本就贫弱的心灵走散。真正会做梦的人,一个梦过去了,另一个梦又接踵而至。最后,一个永不实现并不必实现的梦想,就足够他翱翔一辈子。

一个不会独处的人,不要去当艺术家。一个软骨头,更不要成为革命者。如果你认识到自己确实怯懦又爱热闹,行动力差又爱计较,并无法改变这些,那就做好迎接平庸生活的准备。普通人最难的事情是认识自己,然后改变自己。做不到这一点,其实也无妨。蝇营狗苟,才使这世间够活跃,够生动。怕就怕,你不想吃苦中苦,偏想成为人上人。被无底的自我暗示所感动,被无法膨胀的野心所振奋。想得多,说得多,做得少,又不甘人后。这样的人生是荒唐兼荒凉了。

什么叫过不好这一生,你先得定义什么是好,什么样的好与你是相配的。这就像恋爱,不是什么人,你想爱就能爱得上的。被生活拒绝是常态,被生活拥抱,你就得感谢上苍。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