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哥家超话从时间上来看,去年初期都还不在意的时候,就觉得是灾难了,如果还记得之前我对庚子年那篇文章,或许还会唏嘘一下。
自由和民主在疫情面前是那么的无力,为了政治诉求放弃民众的生命权是多么的可耻,病毒肆虐的当下,人类哪一次面临大面积病毒疫情,最终是自身来解决的?最终都还是围堵和隔断起了作用,黑死、霍乱、天花、埃博拉,都是在大面积感染控制后,缩小感染人群,然后研制疫苗彻底控制很长时间,现在还都没人敢说今后不会变异爆发。
地球生物的多样性,会让病毒寄宿主让其变异,各种形态的伪装和形态改变,以及潜伏,是无法预判的,甚至庞大的模型计算也没能将导向算出,什么时候变异成致命性的那一刻,那些自由和民主的人们才会幡然醒悟。
也希望大家早点觉醒吧!或许还有希望。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