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聊到的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跟我之前聊过的一些凶杀案有些共性,所以再聊两句。

鉴于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2年时间,所以给大家先简单回顾下案情:主犯洪峤,南京本地人,大学辍学在家,无业。兴趣爱好是军事知识,喜欢参加真人cs活动,并由此认识了一些同好。为在群体里树立人设,洪峤对同好们声称自己是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并且在工作中经常接触真实枪械,博得了不少追随者。

洪峤与被害者小李是在地铁上相识的,当时小李被一名男子骚扰搭讪,洪峤上前替小李解围,两人便就此相识,之后发展成为恋爱关系。但之后不久,洪峤得知小李曾与他人恋爱过,并开始怀疑小李与她打工的服装店老板有男女关系,于是便认为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与小李大吵一架后,依然怀恨在心的洪峤便设计杀害小李。

洪峤利用自己在枪械爱好者中的追随者张晨光、曹泽青对他的盲目信任,对两人声称小李其实是境外组织的间谍,不仅偷听自己和国安局上级的对话,而且和外国人接触频繁。而自己需要保护身份,要求张晨光、曹泽青出面杀死小李,实施“锄奸”。如果“任务”完成得好,自己会安排张、曹两人进入国安局工作。而张、曹两人毫不怀疑,积极准备了杀害工作,甚至进行了演练。2020年7月,洪峤哄骗小李只身前往西双版纳,说自己之后会去与她汇合。但小李到达西双版纳后,却被张、曹二人接走后杀害并埋尸。

为确保“任务圆满完成”,洪峤甚至命令张、曹二人将全过程摄像。之后二人返回南京向洪峤复命“锄奸成功”。

这一切听起来像是一场闹剧,却是真实发生的一起惨案。

说到杀人案中的共性,其实我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来,洪峤在策划这起杀人案时,究竟利用了张、曹两人的什么心理?

答案很简单:对权力的迷恋。

权力在很多时候,被曲解为特权,是一种可以凌驾于很多事情之上的东西,这其中包括法律、生命、亲情、道德等等。尤其在迷恋权力,但求之不得的人的眼中,它具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张、曹两名杀人凶手,因为洪峤所展示出的“特权感”,于是便对其产生了毫无根源的信任;在洪峤表示出“可以安排他们进入国安局”后,甚至不惜冒着杀害他人的风险,只想要让自己能够离梦想中的权力更近一步。

而洪峤,也是个对权力中毒的人。

为了在军事同好里获得“地位”,洪峤从最初便在撒谎自己在国安局工作,甚至对曾经的同学也大言不惭。而他这种听似幼稚的谎话,却能够在这个群体里获得一些支持和重视。这种重视和支持所带来的满足,让他这个辍学无业的人,突然获得了成就感,也让他把虚假的身份当作了狐假虎威的工具,继续利用身份来不断哄骗周围的人。

以前有很多案子,案犯编造假身份的目的是在于骗钱骗色。但在洪峤这个案子里,他的目的似乎更单纯也更隐蔽:只为了获取他人的信任和服从。

有权力的人,自然可以让他人服从自己;而通过撒谎制造出的“权力”,也可以让他人服从自己。这就是洪峤不断利用假国安局身份的心理动机。但正是因为如此,就让洪峤自己内心中产生了严重的矛盾:他的权力是假的,身份是假的,所以就必须更加注意保全自己的体面和身份,不能有一点纰漏,也不容忍让别人对自己产生任何的质疑和挑战。

而杀害女友小李的原因,恰好就是因为刺激到了洪峤脆弱的神经:他不容忍自己的女友对自己有任何的背叛,哪怕是自己单方面怀疑的背叛,也不能存在。

所以小李仅仅是因为和别人谈过对象,还在外面打工,就足以让洪峤可怜脆弱的自尊心感觉到了冒犯。于是他便逃向了自己貌似强大的另一面:因为虚假的国安局的身份而招致来的追随者们。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手下,是自己那完全虚构的权力的真实体现。

尽管名号和地位是自己编的,但这些手下对自己的崇拜和信任可是真实的。

虚假的权力,却可以滋生真实的暴力。
虚假的谎言,却可以骗来愚昧的拥趸。
虚假的故事,却可以酿成惨痛的凶案。

这些人在生活中蠢吗?傻吗?坏吗?
可能答案都是否定的。

但因为“权力”这个春药,让他们都变成了又蠢又坏的杀人犯。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