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仅是网文作者跟资本之间的利益争斗,而是著作者反抗资本的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这四个字,恐怕大家看了都想笑,以为荒唐,认为上纲上线了,觉得是扣帽子了。

我也为不幸见证了这样的事情,同样有如上的感受。

网文最初的合同是五年,十年,后来是二十年,资本入驻更多了,最后能变成死后五十年。——直至此,仍然是网文作者与资本的利益之争,所以大家即使处于弱势地位,仍然不会叫喊。

但是资本的贪婪没有下限,现在让人出离愤怒的是:资本用一张合同,把作者变成了被雇佣的抢手,作品的版权都归资本。这种雇佣没有底薪,没有社保!甚至还说这种关系不适用劳动法,既是雇佣,又不适用劳动法!

放在劳务市场,那就是公司强行把合作关系变成雇佣关系,而且不给薪水不适用劳动法。血汗工厂有没有这么狠?

有人要说了,不是有分成吗?

——有,有订阅分成。然而,主战收费,资本方所属的众多渠道可以全免费。
这不仅是在玩弄作者,还是在用价格歧视伤害读者!渠道活动送会员,赠币,赠币不算订阅,没有收益。用作者的订阅做宣传,完了根据合约运营费里再让作者分摊一次?成本转嫁很好的体现了资本的特性。

——有,还有授权费分。问题是授权给谁?资本自有电影等短视频等等各类文娱产业,自家人之间授权谈价格,而这价格决定了会分给作者多少。
兄弟姐妹之间合作,价钱的高低同时决定要分给第三方多少授权费时,相信一定有人很讲良心!
然而,大家也肯定相信,一定也有人不讲良心!
但重点不是哪者更多,而是——作者本来应该对授权与否拥有决定权,这才能避免不合理的情况发生。
可是,资本的合约里就能剥夺作者的这些权力。

现在,我们来简单总结下:资本用一份合同,把人变成了不需要发工资的雇工,雇工产出的价值直到时候五十年都属于资本,雇工生产的价值决定收益,而这个价值在可以分配给雇工的时候,价值的高低由资本决定。
这样的合同,资本完全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签了,因为连打印合同的钱也是雇工出。

现在,大家认为这还仅仅是网文作者跟资本的利益之争吗?
现在,说这是网络著作者们在反抗资本的阶级斗争,还觉得这话过份吗?

资本对网文作者的做法,是用合作关系承担成本,又用雇佣的关系占有作者的产出,并且有权单方面作者决定产出的价值,以及分给作者多少。

这种毫无平等基础、单方面便宜占尽的好事,相信大家都看笑了,或者看的出离愤怒了。
如此荒唐!
我实在不敢相信中国发展到今天,还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情。
党领导的人们理当站直了腰有尊严的生活,却竟有资本如此猖狂的打造血汗工厂!
如果资本连这么荒唐的事情都实现了,那么,资本就控制了网络文学,不甘心的作者只能离开这行业,莫可奈何的作者只能变成沉默的羔羊。

此刻,现在,就是网文作者对资本的阶级斗争!
我们必须发声,网络文学作为能够影响意识形态的行业,不能被资本把持!

我们必须发声,我们可以依靠的是国家法律的保护。
我们必须行动,不要把声音最终变成没有实际意义的牢骚。

搜索龙空,著作权法修正草案需要更多的力量,只有背靠国家法律保护,著作者才能获得长远的利益。

关键词:限制超长期限,著作者拥有授予权。
更多关键词,大家补充。

能保护我们的是国家法律,对资本真正的反抗依靠的还是国家法律。
为什么我们不是资本主义国家?
因为党会在资本和人民之间,优先选择保护人民的权益。

我们见到了资本的贪婪无下限,接下来,大家一起见证,为何爱国,为何个人和国家之间不可分割!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