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笔者出身金融世家,从事航运工作。懂行的都问我为啥没有继承祖业而选择这苦不拉几的夕阳产业。只因为大学时听了一个讲座,那个船长说:在五星红旗还到不了的地方,中国船员已经到了。一入江海误终身,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容易被情怀骗了。融我先哭一会[二哈] °一只兔子的负重前行——新中国海外撤侨60年 ​​​​
一只兔子的负重前行——新中国海外撤侨60年
长征后卫薛伯陵

一只兔子的负重前行——新中国海外撤侨60年

前半段是同胞的苦难,后半段是民族的荣光,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因为有只兔子一直在负重前行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