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冰

五六年前,去过一次新会,那里的陈皮很出名。有一颗大榕树,因为一篇文章《鸟的天堂》而红遍全国,可惜我时间太赶,从它门口路过却未曾就近参观,当时心里念叨的地方是梁任公的故居,就位于新会那个庞大的陈皮市场旁边。
参观完故居,我最惊叹的既不是梁任公发起公车上书、参与戊戌变法,也不是他挥笔撰就《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而是他的九个孩子,全部成才。从故居出来,我写了两句话:一门三院士,九子俱成龙。
回想起任公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拜访张之洞,递上去拜帖,落款写道:愚弟梁启超顿首拜。
曾中过探花的封疆大吏张之洞勃然大怒,你一个穷书生怎敢如此无礼?于是张香帅让门人递给梁任公一副对联:
披一品衣,抱九仙骨,狂生何敢称愚弟?
梁任公看后,微微一笑,提笔写就:
读万卷书,行千里路,侠士有志傲王候!
张之洞看后,神色为之一变,又派人送出一副对联: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梁任公不急不慢地回对道:
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张之洞看到对联,彻底被梁任公的才气与志气所折服,开中门迎客,宾主相谈甚欢。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