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有好友在上海Mao的休息室发现优雅的迟到者Grace Latecomer的签名并发给我,让我重拾了一些美好的记忆。从2010年第一次到Mao演出,我们总会留下自己的记号,从老Mao到新Mao,有幸作为国内最早那批后摇拓荒者在当时最棒的Livehouse留下足迹。然后,我们的新唱片,也许愈来愈近了。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