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是个晚近的词儿,过去我们有“仕”,“文人”也有“士大夫”,其实都跟知识分子这个称谓有别,古时候的纯粹艺术家也是很少的,很多人“仕”而不得成了艺术家,并不是艺术家是个单独的工作,专门给皇上画画和烧瓷器的算不算艺术家也得两说,有伟大的作品并不代表精神上的独立。2020年的确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个年初不单是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所有人都得在家待着,观看,反省,极度使用手机,担心邻居的卫生状况。我们怎么走到这步来了呢?简单说来,中国庞大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群体活得不怎么样,这些夹在圣旨和崛起的大众之间的人,一直被看做没事找事和无病呻吟的人,因为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言论自由和艺术享受,你去买个菜,并不需要谁的审查,菜的形状和美感也不影响你是否购买它。于是当有人被当做造谣者惩戒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在意,只是又一个胡说八道的人。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几句被掩盖的真话成了一切的根源,一个知识分子(医生)的专业论断无效之后(因为它与大局不符),十几亿人成了笼中鸟,随后,日本人使用的几句诗词使我们感觉到舒适,而我们自己的语言让我们感觉到粗暴。咋回事呢?原来社会中有些人负责关于真相的问题,也有一些人负责美的问题。这些人不服务于任何组织,只是服务于自己,真相有时让人难堪,美有时候毫无用处,因为它们与旁的无关,所以他们因自身而产生价值。一个社会如果压制它们,短期内并不一定会产生祸事,也不影响大家追求富裕,时间长了,一个野蛮的大多数必将出现,同时还会出现高高在上的祭祀和无数心黑手辣的酷吏,他们的工作是继续刺激愚氓的欲望,塑造想象中的敌人,修剪社会的枝丫,不停歇地向着并不存在的幸福前进。之所以说这个幸福并不存在,是因为人类的幸福永远不可能在幻觉里获得,换句话说,幸福永远伴随着反省的痛苦,永远伴随着美的永恒和生之有涯,永远伴随着自由的散漫感和非自由的归属感之间的矛盾。人的大部分生命被欲望驱使,哲学家称其为,猫一定会追求线球。但是有些人在其之外,也在运用自己的意志和才能,努力不与线球为伍,甚至有些人要发明一个世界,其中有些人专门冲线球尿尿,因其反动和自大,经常被大多数人当做麻烦和废物。恳请那些觉得自己特别有用的人,在这个冬天再稍微想一想,我们埋头苦干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让人说不合时宜的真话,尊重创造无用之美的人,是竖起所谓幸福之路的路灯。暗夜是会过去的,到时候路灯又成无用之物,只能照见模糊的暗影,剪除他们的声音必将又起,想到这里,还是睡吧,恳请什么呢?诸位保重。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

美国密苏里州的小姐姐突然发现,邻居家的柯基会偷偷跑到她家院子里来...骑她的小马  L娱乐星闻说的微博视频 ​​​​
长沙雨天|下雨天,怎么办?很适合看书、听歌呢!
推荐一首歌来听/一本书来看吧~[来] 2长沙 ​​​​
tippistyle超话#今天穿什么#
今日份OOTD
试水一下新院子🐱

#趋势大赏# ​​​​
《剧场》山崎贤人🔮🔮🔮 ​​​​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