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 | 新州前州长贝吉莲竟然因为微信牵扯上大麻烦,这局怎么破?

新州廉政公署(ICAC)关于调查前州长贝吉莲涉嫌腐败行为而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于近日告一段落。在腐败调查质证流程中,有证据显示,她的前男友马奎尔曾给时任州长的她打电话诉苦,“担心廉政公署窃听他的电话”,还发信息邀请她下载使用微信。

马奎尔在一则短信中写道:“我现在都在微信上和朋友聊天了。”

贝吉莲回复:“好吧,我会试试... 我明天会用起来的,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自己的app密码。”

马奎尔接着说:“你需要搞一部私人电话。”

然而,前州长表示她并没有如前男友建议的那样“搞一部私人电话”,事实上,她没有、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搞第二个手机。她还否认自己曾使用微信进行秘密联络,也不清楚微信图标长什么样。新州廉政公署ICAC法案第11条要求:公职人员在 “有理由怀疑腐败行为存在”的情况下做出通报。这一义务构成了在两周的ICAC听证会上对新州前州长的行为进行调查的核心线索。腐败行为具有多种形式,如果经调查发现州长存在隐瞒或不披露利益冲突的行为,也可能会被认定为贪污腐败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新州前州长势必会极力撇清自己,排除掉明知前男友有腐败嫌疑而为其隐瞒或不披露利益冲突的可能性。所以,前州长哪怕就算知道微信,用过微信,在这个时候也一定会装傻充愣,微信是什么?别问我,我不知道啊!嫌疑人的应对思路无比简单,需要表示自己存在合理理由而没有怀疑别人存在腐败嫌疑,或者出于合情理由才不披露利益冲突。必要的时候,还可以选择性失忆。前州长就多次表示不认为有报告的必要。她的说法是,“我什么也回想不起来。我也没有保留什么。我不清楚我要报告什么。”

廉政公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神秘机构呢?

新州廉政公署ICAC成立于1988年,是独立于政府的机构,设立的目的是为了调查新州公立机构内部存在的腐败行为,并消除腐败造成的影响。廉政公署调查腐败行为的方式包括:打击公立机构中的严重和系统性腐败行为,堵塞腐败漏洞;收集事实并将事件提交给其他机构考虑进行起诉、内部处分和采取预防措施;建议进行系统性改革,预防腐败再次发生;举行听证会和提交调查报告。新州前州长在完成质询环节后表示,“我与公众打交道的每一天,我做出决定的每一天都符合公众、政府和社区的最佳利益,以这种方式为社区服务是我的荣幸。很明显,我必须履行我对监督机构的义务,我也带着敬意去这样做,去调查这些事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廉政公署与国家公职人员之间的攻防角力,是社会对公权力监督制约的体现。新州前州长在听证会上的所言是否属实,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从该事件的侧面充分看到澳洲社会对政客监督制约的公开性和透明性。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