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 | UTS前院长自导自演一出恐吓剧;真相浮出水面,数项指控成立。

悉尼科技大学理学院前院长兼教授Dianne Jolley在7月22日新州地区法院Downing Center被判11项指控成立,其中十项涉及她传达明知是虚假或具有误导性的信息,以使他人担忧自己的安危。该案件于9月进行了量刑听证。

自导自演的恐吓剧...

现年51岁的Dianne Jolley在此事件中,全程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于2009年企图关闭理学院下的中医课程时,给自己寄送一系列伪造的恐吓信,甚至还夹带了她自己的照片和内衣内裤。这些恐吓信中,粗体文字清楚地写道,“你砍掉我们的未来,我们就砍掉你的”,“我知道你住哪”,“中国仇恨女同性恋”,“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小心你的安全”,等等。一个大学院长如此处心积虑地营造这一切,着实令人费解,其中甚至存在着些许引起种族矛盾和仇恨等议题的嫌疑。Dianne Jolley精心设计的自己遭人嫉恨、楚楚可怜的形象,最终还是被各种指向她自身的有力证据给戳破了。Dianne Jolley办公室的摄像头拍到了她亲自起草一封恐吓信的过程;在恐吓信的邮票内侧,被发现有Dianne Jolley的指纹,至此,多个关键性证据都表明她在三个半月的时间内自己编写了多达10封恐吓信和威胁卡片。

证据确凿

面对较为确凿的证据,Dianne Jolley只承认了在2019年11月给自己寄过一封信,当时她是在悉尼科技大学Ultimo校区的办公室打字并打印了这封信。她辩称,剩下其他的威胁信都是真的,这已经严重困扰她的生活和家庭,因此试图找到一种被解雇的方法。她说:她是故意在写最后一封信时被捕的,这样悉尼科技大学就会解雇她。如果她辞职,需要提前三个月通知校方。当然,这样的说法并不能让人十分信服。11人组成的陪审团经过三天的审议,认定Dianne Jolley的11项指控成立。那么,Dianne Jolley为什么要自导自演这样一出剧呢?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整件事情看上去确实有些不合逻辑,一个堂堂的大学院长,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奇怪诡异的行为,使得名誉毁于一旦?检方认为,Dianne Jolley是在试图关闭中医课程时,向自己发送的威胁信,目的是为了博取教职员工的同情。

真相背后

就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这一切的导火索。2009年6月,悉尼科技大学理学院突然发邮件宣布学校的中医课程停止招收2020年的入学新生,该消息正是以时任院长的Dianne Jolley的名义放出的。消息犹如一枚炸弹,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当时正在该专业就读的学生表达了强烈不满,因为他们的前途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瞬间迷失在学业还未完结之时。处在涟漪层面的澳洲中医行业也面临着重大危机,更有师生直言不讳地爆料,院长觉得只有西医才是属于科学的正统医学,中医多年来被认为是野路子,甚至是迷信,缺乏科学实践性,其他的理由都不过是借口罢了,中医学科受尽歧视,所以才会被除掉。

此事备受争议并逐渐发酵开来,一度有中医系师生在悉尼科技大学的校园范围内集会游行,抗议学校此举的短视和不公平。保卫中医行动和中医无用论一时间形成了两股势力,争锋相对,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请愿书上签名,得到澳洲中医从业者的联合声援,而鼓吹中医无用论的代表人Dianne Jolley,或许就是在此时心生一计,来转移压力和舆论焦点,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到威胁的无辜者,顺便从中谋取私利。

检方指出,尽管Dianne Jolley年薪可观,在她关闭中医这门最难盈利的课程时,还能拿到一笔$4万澳元的绩效奖金,可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此外,就在Dianne Jolley谎称人身受到威胁后,悉尼科技大学耗费重金$127,586.93澳元为她增强了各项安保和监控设施,来保护她的安全。事迹败露后,Dianne Jolley因此还收获一项额外的指控,即通过欺骗造成他人经济劣势的罪名,该项指控也在本次最新的法院审理中宣告成立。

审判结果

在十月进行的审判中,伯克法官说:“虽然Dianne Jolley女士可能是在寻求社会关注度,但她的作案动机仍然是个谜。” “最终,证据不允许我就罪犯为何犯下这些有些奇怪的罪行得出任何明确的结论。” 他判处Dianne Jolley女士两年半的强化惩戒令,其中包括咨询和社区服务。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