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口医生让肺结节患者不纠结# “他的手术刀口特别小,患者经常自己都找不到伤口。”“拿不准的肺结节给他看,十有八九能让你不再‘纠结’。”……“2021寻访魅力医生”大型公益活动启动后,经读者推荐,我们发现一位网名叫“究结不纠结”的医生。多年来他一直做着肺小结节的科普,并且凭着高超的医术赢得了患者的一致称赞。“究结不纠结”名叫@胸外科微创毛张凡 ,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胸外科医生。

【刀口小得连换药医生都找错】
“毛教授,你做的刀口真不好找呀!我换药的时候,医生找了半天。”11月10日上午,前来复诊的周女士对毛张凡说。
周女士的左肺曾长了1个直径1厘米的磨玻璃结节。毛张凡通过一种不损伤肋间神经的“超级孔”技术,开了一个2厘米的切口,就成功将结节切除。
毛张凡给周女士复诊时发现,纱布贴在了周女士几年前手术时留下的另一个刀口上,而结节手术刀口几乎已痊愈,一时间很难发现。
胸外科手术颇为复杂,毛张凡如何做到“刀过无痕”呢?他笑着对极目新闻记者说:“除了认真,我还有‘秘密武器’。”
如今,肺结节大多可以通过胸腔镜微创手术切除。胸腔镜的发展经历了三孔法、两孔法,直到现在的单孔法。国际上普通单孔手术的刀口,3厘米几乎已是极致。为了让患者创伤更小,减少神经损伤,毛张凡想方设法寻找更细的手术器械,甚至用上了小儿外科的器械,硬是将刀口从3厘米减小到1.5-2厘米。
传统刀口要用电刀烧断胸壁及肋间肌肉和神经,引发患者术后疼痛明显等问题。毛张凡采用血管钳钝性分离肌肉层的独特手法,避免患者肋间神经热损伤,大大缓解了患者术后疼痛。
毛张凡做的肺结节手术,大多采用他独创的“超级单孔”技术,刀口工整小巧,仿佛是他的签名。患者因此称他为“小刀口医生”。
今年7月,毛张凡团队另辟蹊径,应用“超级单孔”技术,在一位女性患者的乳晕处做了一个1.5厘米的切口,将胸腔镜探入其右肺,不到20分钟就成功切除2处直径0.8厘米的肺结节。据文献检索,这是全球首例报道的经女性乳晕完成的单孔胸腔镜肺结节切除手术。

【火眼金睛预测结节十拿九稳】
“你这个结节正好长在肺尖尖上,直径0.8厘米,属于早期肺癌。我们做个微创手术,把尖尖切掉就行。反正迟早要做,现在做代价比较小……”
“你这个结节是实心的,已经长到了1.7厘米,都是毛刺,要尽快手术……”
10日上午8时30分至下午1时许,毛张凡接诊了48位患者,其中约三分之二是肺结节患者。谁要尽快手术,谁可以再等等,谁不用手术……他都会结合患者的具体情况,用通俗的语言解答患者的疑惑。
毛张凡介绍,肺癌是中国致死率最高的癌症。以前大肺癌居多,现在则是肺磨玻璃结节为主。2013年,他在上海胸科医院进修时,敏锐地意识到肺癌疾病谱的转变,进修归来后,他便率先在湖北省内开展肺小结节的诊治。
多年来,毛张凡一边通过网络平台和免费公益讲座进行肺小结节的防治科普,一边琢磨如何才能更早地发现肺癌。看的片子多了,他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能及时发现早期病灶。
当天来复诊的李女士,今年54岁。3年前,她因静脉曲张住院,意外发现肺部多发小结节,几家医院都没有做出明确诊断。于是,她带着一大堆片子找到毛张凡。“毛医生看了我的片子后,明确地说:‘你这里有3个结节,左肺这2个应该是恶性的,右肺的1个是良性的。你需要赶快做手术。’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他回答说:‘我坐在这里,也不是一日之功啊。’”李女士于是立即回家收拾,当天办理了住院。手术切下的2个结节,完全印证了毛张凡的判断。
除了劝患者手术,毛张凡也有拦着患者不让手术的时候。不久前,他接诊了一位38岁的男子,对方肺部有个1.5厘米的混合磨玻璃结节,其他医院诊断为早期肺癌。但毛张凡看片后说:“你别慌,我觉得很可能是良性的,你先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再说。”果然,治疗2周后,结节消失。
毛张凡自豪地告诉记者:“我们一年要做300多台肺结节手术,恶性占比90%左右,术前预测与术后病理报告符合率95%左右。”

【勤于琢磨练就精准盲切手法】
10日的门诊中,毛张凡和患者张女士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的左肺有3个磨玻璃结节,其中2个已经长‘熟’了,要尽快手术。”毛张凡说。
“是不是要切掉很多肺?”40岁的张女士十分紧张。
“放心,我们用精准盲切,会尽量多保留肺组织。 ”
“盲切?会不会风险很大?”
毛张凡介绍,早期肺癌结节很多,根治的最好方法是以结节为中心的肺局部切除,而不是切掉整片肺叶。手术中,有些结节无法用肉眼看到或用手感触,如何精准定位,在切掉结节的同时尽可能多地保留肺组织,是胸外科医生十分头疼的问题。术前的穿刺定位、3D重建、术中的磁导航染色定位等方法,因此应运而生。“这些方法都很好,但是稍显复杂,会给医生和患者增加负担。如果不做这些操作,就能直接精准切除结节,是不是更好?”毛张凡说。于是他反复琢磨,创立了精准盲切手法。
“我在大脑里早就建立了一个3D肺部模型,看到患者CT影像中的结节位置,我都会与模型对应起来,在大脑中画出要切除的部位。”毛张凡介绍。
实践证明,毛张凡切出的肺组织,结节往往正中靶心,让人不得不佩服他这精准漂亮的盲切手法。
今年41岁的毛张凡,32岁晋升副主任医师,曾是武大人民医院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国内年轻胸腔镜专家之一,也是单孔胸腔镜手术、全腔镜食管癌根治手术等高难度微创手术的国内最年轻完成者之一。一路以“学霸”身份走来,他将聪明的大脑和患者临床的需求相结合,并发挥到了极致。他说,“最好的东西往往也是最简单的。从追求微创到无痕,再到早期发现预测结节,从精准盲切到为患者保肺,我们一直在探索怎样用简单的方法解决复杂的问题,如何将患者的损伤降到最低,让治疗的效果达到最好。”@极目新闻 #全民素养提升v计划#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