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我和合作者在咖啡厅里对桌而坐,各自用电脑修改论文。在我某次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他忽然说,“你之前都在上网闲逛,直到一小时前才开始工作的吧”。震惊的我问他是如何猜到的。他说,人啊,偷懒时总会忘记吃喝拉撒睡的需要,但一开始干活就敏锐地感受到它们,并反复以之作为逃避的理由。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