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有两个男子在聊天。一个垂头丧气,凄然欲哭,好像是刚失恋了。另一个比他长几岁,貌似是他的导师,在尽力宽慰,“你先回去调整下,论文的事先放放,这两周的组会也不用来。”说完之后,他又有些后悔,连忙补充道,“但也别太颓废。我的人生经验是,署上你名字的论文比结婚证还牢靠。”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