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24 23:18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iPhone SE
在次卧自我隔离的第一天,我发了三场烧。我珍惜在服下退烧药后获得的短暂清明。它让我联想到老死之将至:叹吾生之有涯,哀精气之渐衰。人应该善用这短暂的清明,做自己想做的,完成尚未完成的,不是吗?有感于此,我在这一天里收尾了那件很久之前就做到一半的手工——白胡子老爹的莫比迪克号。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