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萧红决不是那么不敏感的人,只是她没办法,她没有一份好爱情,鲁迅及许广平曾经给予她的爱护就是她唯一可以投奔的温暖,她也许已经看出人家的冷淡,可是,不朝这儿朝哪儿走呢?她仍然将身体在椅子上陷得更深一些,无视墙上移动变幻的光影,言笑晏晏。——闫红《从尊敬一事无成的自己开始》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