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两次性侵受害人微博揭发,最后都扯出了受害人方的“前科”,各种评论说的都是女方有“前科”。

我中文不好,但是我知道“前科”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之前有同学问美国的rape shield rules, 一直想展开写写联邦系统里对性侵案被告和受害人的证据法限定,但是觉得工程好大。

简单来说,关于受害者之前的性行为或者性行为倾向(sexual predisposition)的证据不能上庭。除非是在刑事案件里,某一些具体的性行为可以被用来证明犯罪者另有其人,或者受害人和被告之前曾有性行为。

换言之,关于受害人的性格,社交行为,之前和别人的性行为,这种要证明受害人是“骚货”的证据是绝对不能上庭的。

但是对于被告这个规则是反过来的。证据法普遍禁止呈堂被告以前的犯罪记录,比如一个持枪抢劫案被告,检方不能在庭上出示抢劫犯是惯偷的证据,来证明这是一个坏人,一个长期无视法律有犯罪倾向的人。甚至这个抢劫犯之前就抢劫过这样的证据也经常不能上庭(有很多例外倒是)。这后面的逻辑简单来说就是一码归一码,司法惩治的是行为,不是犯罪倾向(propensity).

但是这个普遍规则在性侵案里是例外的:无论是在刑事案还是在民事案里,性侵被告人之前的类似犯罪可以被作为证据呈堂,特别是在涉及猥亵幼童的案子里,前科的相关证据基本上都是会上庭的。

所以在一个强奸案里,被告人之前的性侵记录性骚扰记录都可以上庭,但是受害人骚不骚跟案情一丝关系都没有。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