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那个保安在拖拽女乘客的时候是否心存猥亵,
但你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吗?
不,其实我知道。

秦桧夫妇的跪像都是赤身露体,
两人的脸蛋被扇的发亮。
但秦桧的胸部无人问津,
秦桧妻子的胸部却被摸到光可鉴人。
说起来是发乎正义,
但这内里隐秘的“乐趣”我会不知道吗?

就像我知道那一排站在地铁门边的男士神情严肃、一言不发,
却始终不忘直盯着只剩内衣的女生在期待什么,
就像我知道保安第二次把已经只穿内衣跑回去的女子再拽出来的时候,
他瘦小身体爆发的力量来自于什么……

但他们不会承认,
没人会承认在那瞬间权力的快感、凌辱的快感以及窥视的快感,
让这群人同时达到了一种荒谬的大和谐,
于是,一切竟然井然有序。

保安“正义凛然”地卖力执法,
女工作人员“敬业“地在旁忙碌,
热心乘客“仗义“出手相助,
乘客们“情绪平稳”,
同时,
地上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在挣扎,
但他们仍然要跳出来对她的下半身伸手,
仿佛她内裤里有炸弹。
那女人只剩内裤了!
什么?
还有内裤?
谁知道那内裤会不会危害全车乘客的安全?!
他们奋不顾身再一次冲了上去。

每天都有人在地铁里做着不该做的事,
有人让小孩随地大小便,
有人到处吐痰,
有人浑身发臭熏得人头晕,
有人一个人占两个座位蛮不讲理……
我有无数次希望这样的人原地爆炸、炸成烟花,
但是“爆炸”之前,
我仍希望他们衣着完整、尊严完好,
因为我是人,他们也是人。

我或许不愿意和两个激动吵架的人类共乘地铁,
我也许会感到厌烦希望他们尽快闭嘴,
但这不代表这时候需要一个生物跳出来用那套制服与职业赋予他的权力感
当众表演那一套自古以来凌辱犯人才用的好把式,
尤其是,凌辱女“犯人”。

虽然就连毒贩和妓女都该穿着衣服上警车,
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我看见马赛克下的女乘客近乎裸体了!
而她的错误是在车上与人发生口角,
而我们至今不知道这口角与衣服有什么必然联系。

后来他们说基本上这女人是个泼妇,鉴定完毕。
然后他们说,那就对了,you ask for it。
最后一群人说:有无码资源吗?
对不起,我没法接受这件事结束在这里。

#西安地铁回应女乘客被保安拖拽#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