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1-25 19:45 已编辑
不知道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陪弟弟做了两天作业,发觉现在一名初中生、高中生的基本个性和自由处在一个逼仄到让人傻眼的境地。他已经13岁了,九门功课,每一门都有一个专门的微信群,寒假作业内容当天公布,规定好哪一科做哪一页,在一个钉钉似的软件上拍照上传。更荒唐的是数学还有一个单独的闯关游戏app,一天一关,在手机上做题,我们两个人撅着找了半天开根怎么在这个系统上打出来。我们俩加起来都快四十岁了,光七八道初中数学闯关就做了半小时,满头大汗。一提交居然还有做错的,½x我们写成了x/2这个鸡掰系统都不能识别,拉低了他小测验的平均分我也挺内疚。这只是其中一项,每天都要完成十来项这种细碎无比的任务,并拍照上传。
13岁了学校还不信任他能自己计划自己的寒假作业进度。十年前我也在同一个地方上学,如果计划下个月回老家,我和妹妹都会算好日子把作业多做一点,省下时间来痛痛快快玩。不论是刚放假就把作业写完,还是临开学再狂补作业,都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自己能负得起责的决定,为什么不放手呢?
十年前我们还有校内文学刊物,有社团,体育可以选修足球,周日少数民族同学还带我们跳锅庄,不升旗的日子可以不穿校服。十年后他们连跑步的体育课都几乎没有。昨天我们俩人逛街,他爱不释手一个异形保温杯,我要给他买,他说不买了学校不让带这样的杯子,学校还不允许学生穿有毛毛领的衣服。苍天,一条毛领对升学率有何害处?之前他相中一件印花很泼墨的羽绒服,问了问也没有买成,因为老师说这样的衣服太扎眼,除非他把羽绒服藏在校服里面。
每个学生都被切割得一模一样。
想到回家过年我们还要如此吭哧吭哧地提交作业我就两眼一黑,我问不能把作业提前做了吗,他说每天都不一样,预测不了明天的作业是什么。为了防止学生追进度,放假第一天的作业是寒假生活第49页,第二天也许是56页。这样的一刀切,老师累,家长也累,学生更累。他今年考了班级第一名,已经很久没有练琴,和每个同学一样,都是一副无奈麻木又标准化的疲惫皮囊。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