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经第二十四天了,看了叔叔发来的视频,心一下子就酸了,眼泪却流不出来,以前总以为父母是慢慢变老的,其实真正老去是一瞬间的事,曾经神采奕奕说退休要来帮我带可乐的旭哥,已经变成了一个头发掉光不能自理的垂暮老人,每次一遍遍后悔时,总想着我能不能自私一点,要不要自私一点,最后还是做不到。谈不上牺牲,也从不奢求有什么回报,只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有极端的偏执,也有死守的底线,我可以一遍遍忽略自己忘记自己,却在家人还把我当个孩子去保护的一瞬间觉得自己有没有可能再被爱,可是我没有时间和能力去回报这些爱,可能等到内心不断强大,精神绝对自由,财务足够独立,可乐到能够理解我的时候,我才能真正关注自己吧!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