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张艺谋花2万5买了《活着》的电影版权,邀请葛优演福贵,葛优拒演,母亲骂他:张艺谋的电影,不要钱也要演!葛优只好说:给我70万片酬就演!张艺谋一拍大腿,一言为定!

当时的张艺谋,已经凭借《红高粱》和《大红灯笼高高挂》成为知名导演,国内和国际的电影奖项拿到手软。于是张艺谋又开始找新作品准备拍成电影。

1992年,张艺谋看到余华的《活着》,就再也睡不着觉,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

后来张艺谋花了2万5千元拿到《活着》的电影改编权后,立刻开始寻找男主女主,女主不用说,肯定是巩俐,女主敲定好了,张艺谋又打电话给刚获得电影金鸡奖的实力演员葛优。

然而没想到葛优却说不一定有时间,要好好斟酌一下。因为葛优认为这是一部文艺片,片酬肯定不会给很多,于是婉拒了。

可当他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时,母亲却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是不是傻,那可是张艺谋导演,就算没片酬你也得去!”

于是,葛优又厚着脸皮回拨了电话:“张导,我刚刚和助理商量了,可以来你这出演,但是片酬你得给我70万。”张艺谋笑了笑说:“好啊!你快过来,咱俩现在就签合同。”

等签完合同后,葛优才发现张艺谋原本给自己的片酬是300万,这下他才知道自己生生把片酬给砍下了230万。可合同已经签了,想退出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把这部戏给演完。

当看完《活着》的剧本后,葛优瞬间被震撼,他认为就算不给片酬,也要参演这部优秀的作品!

为了能把这部戏拍好,葛优下了一番苦功夫,不仅在角色上给吃透了,还把自己的体重减了二十多斤。

影片《活着》拍摄完成后,参加了1994年第47届法国戛纳电影节影展,但因为张艺谋被限制出境,所以只有葛优和巩俐来到颁奖现场。

葛优因为恐高死活不肯坐飞机,于是巩俐坐飞机去了法国,葛优自己一个人坐火车去。

葛优路上转了十几趟火车,折腾了半个月,才终于赶到了戛纳,等他到戛纳的时候,总算没耽误颁奖。

虽然老谋子没有能来到戛纳颁奖现场,但是组委会为了表达对这位著名导演的敬意,特意为张艺谋准备了一张椅子,上面还用纸写上了张艺谋的名字。这在戛纳奖历史上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在戛纳电影节颁奖时,葛优坐在巩俐旁边,听主持人用法语念了两遍获奖者的名字,却没人上台领奖。

葛优还对旁边的巩俐耍贫嘴说:“没人要,给我得了!”

这时,主持人用英语又念了一次,巩俐猛的一拍葛优:“葛优,他念的是你的名字,就是你呀!”

刚刚还贫嘴的葛优立刻傻眼了,葛优晕晕乎乎上了台,大脑一片空白,连自己说了啥都不知道。葛优也成为戛纳电影史上第一位华人影帝,打破了欧美男演员对这个奖项的垄断。

回到国内后,朋友都说要给他庆祝庆祝,葛优却说:“就是给我一张纸,也没给钱……”

朋友无奈地说:“你傻呀,多大的荣誉啊!”

葛优依旧贫嘴,还是没钱来的实在。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记者问他:“获得影帝后,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葛优幽默地说:“最大的感受就是回来之后,我的片酬涨了!”

影片《活着》虽然在戛纳获获奖,但是回到国内却没有公映,虽然没有公映,但并不影响这部影片成为经典。影片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9.3分,高居排行榜上的华语影片前列。

如今,《活着》已经出版超过两千万册,先后被翻译成了40多种语言出版海外,成了当代文学的一部史诗巨作,而余华本人,也通过《活着》的版税,成功实现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影片《活着》中,福贵的命运虽然悲惨,但最终还有家珍和外孙馒头陪伴,其实这个带着温情和美好的结局并非小说的真正结局。

在余华原著《活着》中,最终家珍和馒头都离富贵而去,最后留下陪伴富贵度过余生的只有一头牛,这头牛也被福贵起名为福贵。

余华借用福贵的一生,其实也是在告诫世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就不要懊恼,不要放弃,活着才是人生的第一要义,活着终归是有希望的,给时间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余华在书中写道:“我们最初来到 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而我们最终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走。

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活着。

而“活着”和“生活”最大的区别在于:“活着”天然带着隐忍和沉重,而“生活”就显然美好和明朗得多。人只有“活着”,才能享受生活。

看完《活着》它会告诉你: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努力地、乐观地、简单地活着。 L常高俊April的微博视频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