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沈瑞根,今年77岁,家住浦东新区北蔡镇(北中路408弄),由于糖尿病、肾衰竭正在血透治疗过程中,每日需高血压药、糖尿病的药、胰岛素、肾病药、脑中风药续命,因为浦东新区疫情封控管理处置不当,导致我父亲从一个尚能自主行为的老人,在55个小时内无辜惨死。
事情脉络如下:
3月26日,应新区疾控中心要求,我父亲在复旦大学附属浦东医院做血透,因疫情封控我与弟弟无法出行陪同,唯83岁母亲伴随。
16:00 父亲做了两次核酸,显示阳性
22:00左右,父亲被要求送进急诊大厅的发热门诊隔离区,母亲核酸阴性需120急救车送回家,因4、500人排队,被告知需等待7-8个小时,只能独自一人坐在发热门诊大厅长凳,期间随身药物已用完,且已无法回家取药
3月27日,浦东医院告知不接受阳性病人做血透,父亲由新区疾控中心安排转运去君爱康复医院,但由于120 急救已经超负荷调运,父亲一直未被安排。
3月28日 8:50 老父亲终于由复旦大学附属浦东医院转送至上海君爱康复医院进行隔离。
在君爱康复医院父亲在隔离病房无医生无护士进行照料与问询,除病友外父亲独自一人
16:30接到通知阳性病人可转至周浦医院做血透,但由于周浦医院人满为患,所以终止了他们这一批人过去(我父亲此时已四天未做过血透)。
21:30 父亲同病房病友电话我,告知父亲出现呕吐昏迷现象在20:40由120急救车送至周浦医院ICU病房
21:52左右,父亲亡故,无人告知家人
3月29日 9:00我拨通了周浦医院ICU电话,当班医生回答我说:你父亲沈瑞根于3月28日晚21:52在ICU病房因长期未肾透析造成的心肌衰竭而死亡。
我们的疑问:
1.我们被明确告知需要做血透的转去周浦医院,无需做血透的转南华医院或者雪野路世博方舱医院,疾控中心要求转去君爱康复医院到底是怎样的安排,有没有与君爱康复医院交代过我父亲的病情与如何照顾?君爱康复中心只有一个医务室,是谁用怎样的标准来认定需要做血透的重症病人可以在这里被照顾?
2.君爱康复医院隔离病房在3月28日我父亲入住后对我父亲做了什么?我父亲需要做血透为什么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来照顾与问询?
3.我父亲于3月28日晚21:52分已过世,为什么周浦医院没有人与我们家人联系,如果3月29日我们不电话至周浦医院ICU病房,是谁会在什么时候与我们家人联系?
4.3月29日10点疾控中心秦姓工作人员告知我们父亲还在抢救中,而此时父亲已经死亡12个小时以上了,疾控中心对待生命是怎样的一种敷衍态度?整个过程中,疾控中心是不是除了在数字上安排各种病人去到哪里,之后就完全与他们没有关系了,我们至今也没收到疾控中心的任何电话,哪怕一句安慰。
得知这个情况后,我与弟弟悲痛欲绝,亲戚朋友也是震惊与悲切,更多的是不解,一个活生生的老人怎么就走的这么孤独与凄凉,疾控中心与医院的态度以及这次的疫情原因,我们还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吗?家中83岁的老母亲我们也不敢告诉,她还在孤独的一个人接受着这次封控筛查,她知道后会是怎样的情境我们无法想象。
在此希望社会和媒体帮我这可怜的父亲还原这几天的真相,讨回一个公道。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