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钢铁侠”关于宇宙的思考,终于知道他为何这么牛】
(转自公众号创业邦)

01.人类文明有7000年的历史,但高低起伏非常厉害。我不是一个天然乐观或者悲观的人,但未来科技的发展将会超越我们理解它的能力。我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

02.嗯,有时我发现一个人一直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我会想,谁才是那个“主人”呢?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今天你不带上你的手机,就好像你有肢体缺失综合症一样。

03.世界人口正加速走向崩溃,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或关心。

04.我的朋友们全都说,哦,伙计,你又有一个小孩。我的很多朋友他们并没有孩子。 我会想,兄弟,如果你不生孩子,那我们该如何让人类延续下去呢?很多国家的人口增长率是负的。你不能只靠移民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不可能。所以,如果你对于人类有信仰,你就得说,我需要确保未来还有人类在。人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有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地球现在人口过剩。这是完全错误的。只依据自己生活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里得到的直接印象,他们才会得出这样的认识。你去过乡下吗?或者从飞机上往地面看过吗?如果你从天上往下丢一颗炮弹,这颗炮弹砸到人的概率是多少?基本上是零。 世界20年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口的崩溃而非人口的“爆炸”。

05.迈克·詹郅导演过《蠢蛋进化论》:聪明人至少应该维持他们的人口基数。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如果不能适者生存,那么很明显,这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聪明人和蠢人的数量应该达到平衡。 但如果每一代聪明人生的孩子越来越少,那可能也不是好事。我的意思是,欧洲、日本、俄罗斯和中国都将面临人口问题。真实情况是,富裕人群、受教育水平较高的人群和无宗教信仰的人群普遍显示出较低的生育率。 我并不是说只有聪明的人才应该生孩子,我的意思是,聪明的人也应该生孩子,他们至少应该维持人口更新率。但事实是,我注意到很多聪明的女性只生一个孩子,甚至没有孩子,这让人觉得:“哎呀,这可不太好。”

06.有一句老话,如果打不过他们就加入他们。

07.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读了很多科幻小说,对于天空非常向往,飞往外星球和发现外星人让我着迷。 我的确在大学期间就开始思考这些事情(电动汽车、太阳能和火箭等),这不是事后编造出来的故事。我不想被看作一个新手,我不喜欢跟风投机。我喜欢把那些对于未来真正重要和有价值的技术,以某种方式变成现实。

08.我们可以创造出比我们更聪明的东西,它们并不一定要是人。

09.纵观整个人类文明史,你会发现,人类文明基本上将会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要么变成一个居住在多个行星上的文明;要么就永远住在一个行星上,直至最终灭绝于某个天灾人祸。我想还是前一种结局比较好。

10.延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延迟多久。

11.我的意思是,最终太阳会变得越来越大,并把海洋给蒸发掉。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最好做点什么。我认为让生命“多行星化”是很紧迫的事。 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这将是地球诞生45亿年以来生命首次有机会离开地球生活。这个时间窗口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 只要还有可能,我认为我们就应该采取行动。因为由于外部或内部的原因,所有文明总会经历一次崩溃。 技术本身是会退化的。比如古老的埃及,5000年前那里有灿烂的文明,但后来住在那里的人们忘记了如何建造金字塔、忘记了如何阅读象形文字;罗马帝国曾在道路、渡槽等方面拥有先进技术,然后他们也基本忘记了。 类似的“弧线”暗示着我们也将经历相似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利用这个短暂的开放窗口,转移生命、运输生命。 没错,我们可以去火星。登陆火星不是“备用计划”,它是唯一现实的选择。我们能在那里创造一个真实的文明。 但在刚开始时,这会有点像萨克里顿(英国南极探险家)给南极打的广告。他说南极很危险,人们到那里会很不舒服,可能会发生可怕的事情,也可能会死,那将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不过,那同样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如果你能活下来,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我给火星做的广告也是这样。

12.——“从长远来看,重要的是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能自给自足的基地。为此我们需要在那里安置几百万吨的设备,并且可能需要几百万人口。所以你说我们得发射多少次?这样好了,如果我们每次送去100人,那也得发射10000次才能凑满100万人。 就现在的技术而言,光是送100人去都还是一桩艰巨的任务。你算一算,我们得花多长时间才能发射10000次呢?假设每两年都能去一次火星,那也得四五十年才行。” ——“最重要的是控制好每次去火星的人均费用。如果人均需要10亿美元,那我们无法在火星建立‘殖民地’。如果人均为100万美元或50万美元,那就有可能。 有很多人对移民火星很感兴趣,他们会把自己在地球上财产变卖后搬到火星上去。这可不是去旅游。这就好像人们在新世界时期移民到美国那样:搬家过去,在那儿找到工作,然后一切步入正轨。 一旦解决了交通运输问题,那在火星上建造一个可以居住的密封透明温室也不再是难事。但如果你一开始就到不了那里,整个计划就完全没有价值。” ——“最终,我们得给火星升温,才能把它变成一个像地球一样的星球,但我没有那样的计划。那得花很长时间才行,可能需要100-1000年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在我有生之年没有机会把它变成一个像地球般的星球,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机会,可能还是有0.001%的机会,你得对火星采取非常极端的方法才行。”

13.占有物质只会让我变得沉重。

14.为什么我要努力持有股票?因为在火星上建造城市需要用掉大量资源。而这意味着需要大量资金。我的钱有一半将用于帮助解决地球上的问题,另一半用于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我维持的城市,以确保所有生命的延续。

15.从数据的角度来看,资金只不过是一个“输入值”。

16.用地球GDP的0.5%或者1%来探索太空,我觉得这是对未来比较明智的投资。

17.《2001太空漫游》作者、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曾说过,“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想想看,300年前的人类,如果看到今天我们可以飞行、可以使用网络远距离沟通、可以马上浏览到世界各地的资讯,他们一定会说:这是魔法。 要是我能够发明出先进的科技,不就像是在变魔法吗?

18.好吧,100年前,没有人能想象在没有电梯管理员的情况下乘坐电梯。现在,你无法想象的是一个有电梯管理员的电梯。

19.当亨利·福特造出便宜可靠的汽车时,人们说“哼,马有什么不好?”他投下巨额赌注,然后赢了。

20.人们对冒险褒贬不一。谁都不想揭自己的丑。

21.我想说的是,你们都是21世纪的魔法师。想象力是没有极限的。别让任何事情阻止你,尽情地变魔法吧。

22.我希望自己能够死在火星上——当然不是在进入火星大气层时就摔死。

23.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对于人类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失败了,那至少也可以告诉大家,这条路其实走不通,后人就不要再尝试了。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坚持下去。

24.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25.“你相信命运和宗教吗?” 不,我只相信物理学。物理学其实就是关于世界的运转。

26.科学的方法对于搞清真相真的很有效:1. 提出一个问题;
2. 尽可能多地收集证据;
3. 根据证据制定“公理”,并尝试为每个“公理”设定一个可能性的概率值;
4. 依据实践中的有效性得出结论,以便确认:这些“公理”是否正确、是否相关、以及是否必然导致这个结论,有多大概率?
5. 试图推翻结论。寻求别人的反驳,进一步帮助打破你的结论;
6. 如果没有人可以证明你的结论无效,那么你可能是对的,但也并不一定是对的。

这就是科学的方法,它对于搞清楚棘手的事情真的很有帮助。但是大多数人不会使用它。他们更愿意一厢情愿,他们无视反驳,他们根据别人正在做什么和没有做出什么的结果来形成结论。

这样的推论就会导致“这是真的,因为我说的是真的”,而不是因为它客观上是正确的。

27.我觉得,我们的教学应该“以问题为重点”,而不是以工具为重点。

比如,如果想了解内燃机的工作原理,最好的办法是把它拆开,把每个零部件都研究一下,然后再组装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什么工具呢?螺丝刀、扳手,以及其他各类工具。这样一来,你就能知道这些工具的作用了。但如果反过来,让你先去上一堂关于螺丝刀和扳手的课,那效果就很差了。

我们大脑的进化方式是记住与我们相关的事物。所以一定要建立相关性,否则记忆的过程会很痛苦、也很困难。因为看上去太抽象而且无关紧要。

O身家2900亿美元,马斯克成史上最富有的人!看...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