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对外界妥协的越多,未来做自己的成本就越高。因为那个妥协的自己更容易诱发他人的自恋与退行,让对方下意识的想去索取、掌控、侵入、租借、占据等。做自己,就是要对所有以这种自我形态建立起来的关系模式进行颠覆,在那个过去总是适应别人的位置,交出自己的一部分真实性让他人去适应。

这是值得的,因为那是一个人心灵上的自由领地,围绕着它所形成的心理边缘即是界限。它不需要去对别人的领地进行殖民,但也应当可以拦截他人的自恋扩张。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