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7 22:49 发布于 四川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已编辑
人在很多时候,都不一定能做出令自己满意的选择,这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选项对自己真正意味着什么,直到我们为此庆幸,或为此付出代价。选择之所以让人痛苦,就是因为它包含着我们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和代价,但选择也能赋予人力量,因为它尊重了人的自由意志。

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必须要盲目的进入每一个选择?我认为不是,因为在面临选择之前,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一些东西——我们愿意和能够承担的,始终是那些尊重了自己真实意愿的选择,哪怕它令人痛苦。

我想起来自己第一次玩底特律:成为人类(Detroit:Become Human)时的体验,在剧情第一幕,我作为协助警察破案和抓捕逃犯的智能仿生人,我面临的选择是,我要欺骗那个绑架了无辜小女孩的可怜同类(一个渴望被家庭关心的仿生人),来保护他正挟持着的人质。还是直接告诉他真相(他会被处决掉),但是这种刺激可能会让他更加失控而伤害到小女孩。

那一刻我面临的是一个道德困境,因为我的同理心可以同时作用于他和那个小女孩,但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欺骗他,因为这样能够最大概率的让小女孩存活下来。后来的剧情演出里,他被开枪打死了,并且说出最后一句话:“你欺骗了我”。

不得不说,这个选择是令我痛苦的,因为它让我承受了情感煎熬,而且我知道它是难以两全的。但我知道我下次依然还会这样选择,因为它最忠于我真实的情感。

而在现实世界里,指引我们做出选择的也是这样的东西,我们为此付出代价的,也是基于同样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对于一个人来讲,我们总是先要走一条弯路,然后再去迂回着接近自己原本想要抵达的地方。我们很难一开始就对,真的很难,它需要幸运,需要智慧,需要超出我们年龄的阅历,但世界是均衡的,我们只能在它的规则下犯必然的错,然后用时间和经历去弥补。

就像自体心理学所提及的补偿结构(compensatory structures),人在遭遇创伤时,常常会开启一个新的发展分支,我们的情感会在原有路径关闭的时候投向别的地方,它比原来更加艰辛和无奈,却依然是生途,包含着重新建立一个稳固精神结构的希望。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