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嗒嗒][羞嗒嗒][羞嗒嗒]寻人启事(请一定看到最后)
图一是一片看起来很普通的林子,隐约中还能看到一个小水沟。我拍它的目的是为了怀念:今年清明节和长辈一起回去上坟,听说搬迁前外婆外公家所在的营已经被淹了大半,水已经涨到家门前的那条柏油路边了,我说想去看看,怕下次回来就看不到了,我爸就把车开了过去,和我妈边走边说之前这里是谁谁家,这里之前还有一条路现在都不见了……现在整个被这种小树覆盖。走到图一这里的时候,我爸说,看到这个小水沟没?这就是之前你外婆家门前的那个桥。我的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我记忆中的那个桥是很深的,常年流着活水,时而湍急时而缓慢,我们很喜欢这片水,能洗衣服,能在水里嬉戏。寒假一大家子在外婆家的房后面晒着太阳打着牌,我和小伙伴一起捉迷藏,回忆起来美好极了!外婆去世后搬的迁,现在思人不能睹物,只能在记忆里寻找。
走过陆路又坐了轮渡,去给爷爷上坟。虽然没有地标,我爸车开的却很6,很好奇问了老爸,老爸说这路他走过几百次,虽然变了好多,但是路还是没什么变化。我爸的老家,在九曲回肠的地方,我们那边的话说就是“山的很”,很多路都是在悬崖边边上,但是在峭壁或是路边你会见到很多野果子:野梨🍐,野桃,野柿子🍅,野橘子🍊,山楂果……但是这次走着走着发现走不了了,路被水淹了,我们只能在水边给爷爷烧纸放炮,我爸当时望着水那边,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应该很伤感吧!
前两天我因为有事回家去了。回家之前就说想吃家里的鱼了。正好一起吃饭的人多,我爸就带我们吃鱼宴(鱼宴就是整个桌除了几个素菜全是各种种类各种做法的鱼)。饭后我说这鱼真嫩真鲜啊,我姨姨说这都是活鱼现宰,当然好吃了。我爸当时一起捕鱼的兄弟也在饭桌上,我爸给我们讲他们小的时候(大概70年代)河里面的鱼好多啊,感觉人们都不知道捕,拿个大叉子在河里面一扎能扎好几条鱼。我小时候只有偶尔回老家几天,但是记忆中也是很美好的:老家那边基本家家都有一条小渔船,洗衣服啥的直接在船上洗,男生直接在河里洗澡,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女孩在船上坐着玩,男生就在水里游泳推着我们跑,有时候在河边捡好多贝壳🐚串起来挂在家里当门帘。我们吃的水也是直接从河边灌的,每次几个哥哥拉着水箱车,我们小的就在后边帮忙推着。这些关于老家我的回忆爸爸那一辈的回忆甚至再上一辈的回忆现在也只能存在于各自记忆中了,随着时间流逝,记忆慢慢淡忘,人慢慢消失,这些回忆也终将有一天不复存在。南水北调是国家的大工程,每个人都应该配合,但是这些美好的记忆不应该随之消失,它代表着我们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体现着传统文化的多样性。退而言之,为南水北调离开家园做出牺牲的16.4万人移民人也值得我们为他们留住美好。你们觉得呢?我想让他们成为主角,听听那时候他们的故事,然后让历史记住他们,记住他们的故事。由于我文采及各方面能力有限,想找有意向一起完成这个使命的作家或者媒体人。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你们找人给你们带路。[憧憬][憧憬][憧憬][握手][握手][握手]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