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方言中,挣钱叫做苦钱。

钱和苦紧密的联合在一起,当一个人说,我去苦钱,南京人几乎立刻能把ta的每一分钱和血汗联系到一起。

尤其是我们的上一辈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钱真的是苦出来的。靠着精打细算的苦,生儿育女,置办家当,好不容易熬到退休,终于能喘口气。

这几天我看到上海团购的那个物价,我想了一下,假设南京发生类似情况,我父母大概率是宁愿挨饿,也不会买。

不是家里已经穷到买不起,是舍不得,苦钱苦钱,苦了几十年苦出来的那点退休金,哪能这么花?吃不起绿叶菜,就白水泡饭,当年又不是没这么苦过。

以己度人,我不知道上海有多少我父母这样的人,想想就很难过。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