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15 21:16 发布于 上海 来自 新版微博 weibo.com
大家好,我是阮一。
刚才我去协助调查了,因为现在的情况,我很难控制住了。
我想,对于一个”造谣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警方也介入我这里。

美团这件事里,我有错,但没有犯罪。

我回来道歉,在吐槽美团勒索这件事里,我可能确实存在大量的主观臆断和被害者幻想,造成了这么一起网络事件,也造成了现在的热搜。
材料于我来说,确实是重要的东西,所以我特别紧张,但出于对疫情期间封控的不了解,我选择了美团跑腿,里面似乎没有1对1或顺路单的差别,美团跑腿点进去都是同一个模式,真的没有这种区分。
跑腿小哥,我催他,他骂我,他嫌我急,我嫌他凶,于是两个小时后,我看他的定位越来越远,电话也不接的时候,我确实彻底慌了。
28块钱配送费是美团APP默认的,我不懂行情,也不会主动加价,我们也确实发生了矛盾,因此当他反复强调电瓶车没有电的时候,我是不信的,我只看到他根本没有往我的方向去,我说加20,他拒绝了,我认为他只是单纯不想给我送。
所以我们在20:00左右,电话里爆发了极大的争执,他暗示完要加钱,也说出了很多”丢件“”撕票“之类的话。
这种争吵在20:30的时候达到高峰,他挂掉了我的电话,并且他选择了取消订单。
我问他什么时候能送回来,他笑我天真。

我认为我被恶意勒索了,我当时那一刹那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骑手后面对警察说他说的话都是一时气话,但那时候紧张又暴躁的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气话,还是真的勒索我呢?所以我陷入了情绪里,开始写吐槽文,也就是那篇大家觉得造谣的“小作文”,那篇作文数字不少,不是五分钟内可以写完的。
21点左右,我点了发送微博,但后来才发现没发出去。
一边我继续和骑手沟通,他又说可以给我送来,但仍暗示要加钱
我陷在情绪里,我认为他的转变不是善意的,所以先应允了他,现在看来,都是我多想了。

美团小哥的态度恶劣意欲勒索,是我的判断,是主观的,实际行为无法判定勒索性质。
而我在拿到材料之后,一边检查材料,一边愤怒着继续再发剩下的微博,确实也很不合理。
这种不合理的愤怒失控,摧毁了前面有理的基石。
关于我怀疑和愤怒的控诉有原因,我没有造谣,但后续由于发现材料的缺失,我抱着烦躁任凭舆论发酵,说出一些令事态看起来更严重的话,试图给对方压力,没有实时更新证件进展,确实有道德方面的大错。

我们俩开始都有不对,中间有大量误会,但帖子大量转发以后,我的错更是极大,是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已在微信上向美团骑手韩师傅道歉。

现在网络上对我的批评,我都一一接受,羞愧万分,不会逃避,不会删号。
我并不是台中户籍,不知道为什么这条信息会发酵成这样
也从未觉得我们大陆人低人一等,没有对任何同胞,地域表示不尊重,很多年前的帖子玩笑/反讽成分居多,实在经不起一一推敲。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