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铁路之旅加兹温到大不里士】

从伊朗的加兹温到大不里士,我选择了我在伊朗从没有乘坐过交通工具火车,里查帮我把火车票买好,然后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本来是晚上12点发车的,但是里查要去看他祖母,所以他提前3小时帮我放到了火车站,刚好趁这三个小时,写一些前几天落下的文章。
车票是150万,折合人民币40不到。大概车程11个小时,沿途并不是直线到达,而是在往西走,接着绕一大圈再往北到大不里士。

然后我去汽车站的商店买了一点零食,补充一下体力,商店老板看上去不太友好且傲慢,用波斯语讲一些什么然后夹带corona这个词,但是由于我也听不明白所以没搭理他。

然后,过了一个小时,我又去商店买点东西,这次过来,他突然对我说:“倾枪冲”。因为在车站已经被一个乘客说了corona(当时我走过一片座位,又一声corona传来,但是我并没有完全的证据是他指示我,所以我也没办法找人家理论,而且我已经累了,即使通过几分钟的理论也无法改变人家的看法。),所以当时我心情已经很不好。
所以我当时就用手指指着商店老板的额头说,倾枪冲这个词是坏的词,相当于说fuck you,以后不要再说这个词了ok?他旁边的小伙子示意说,他(商店老板)不会讲英语。
然后我盯着他得眼睛,指着他额头说,以后不要再讲这个词了,这么说很不好。然后他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惧怕,可能被我的神情吓到了。
然后我把东西放回去不买了,我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接着,火车晚点了40分钟左右,接着我就上车了,列车上空座率非常高,一个车厢就四五个乘客。
和我同房间的是一个中年人,没说话,全程无交流。

【图10】在列车上点了一份晚饭,鸡肉版烤爸爸,米饭已经有点干了冷了,毕竟凌晨1点了,所以讲究的吃完。

【图89】车厢内本来是4个座位,疫情期间一个车厢只能坐两人。总体来说车厢是足够宽敞,软座也挺舒服,乘务员给了我一份毯子我换上后,我把羽绒衣折叠成一个柔软的枕头状,然后拿出高强度隔音效果的海绵耳塞,然后躺下沉沉的睡去。

【图11~15】清晨醒来,窗外是一片美丽的景色,让心情瞬间舒畅。

【图17~18】正午时分,抵达伊朗西北部大城市大不里士,这里曾经是波斯帝国的古都,但是现在主要的居民是被突厥语化的波斯人,他们自称阿塞拜疆族或者突厥族,实际上都是分析基因显示他们和波斯人基因基本一样,就是被突厥语化了罢了。 2伊朗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