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生活逐步改变了他的审美趣味,成年人的理智渐渐消解了天真的童心,城里人的冷漠挤开了乡下人的热忱。总之一句话,他置身的现实环境差不多完全收服了他。”《边城》出自乡下人的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功成名遂,就是越来越腐朽。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