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捡了个小奶猫,发现猫的眼睛有问题,原本拍了照想问一下网友这是有严重疾病还是简单的眼睛问题,然后看到私信里陈xx粉丝让我维护评论区,我真的火气蹭蹭往上窜,我有什么权利因为你们追星的原因随便删除别人评论,谁骂了你家爱豆你去找谁删,请不要找我,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你说,删一下不过分吧,我觉得很过分,我没义务为别人的言论负责,同时,你给我发私信时我正在路边垃圾桶企图找一个干净的塑料袋装小猫,场面很狼狈,而你因为追星让我删评论区。

我现在有点后悔,后悔唤了一下小猫就从绿化带跑出来了,砸手里了。之前已经捡回家两只,每次都被家人骂得狗血淋头,这只要是健康也好,但目前这样带回家会被骂死,也可能威胁另外两只健康。

这个塑料袋太浅,猫老是往外跑,又跑去便利店问人家要袋子,便利店说没有,最后又走了很远,超级鸡车看到我是要装猫咪,特意跑到后厨给我找箱子,谢谢超级鸡车。

我现在坐在路边,在想怎么办,如果把猫带回家肯定被骂,又要花时间去看宠物医生,原本以为它是健康的,等养大了帮它找个领养,我可以再扔掉它吗,但它已经在我手里了,我也见识了它生病了。

我们小区有个宠物群,里面一百多号人都很爱猫,疫情期间有只也这么大的小猫躺在路边快没气了,大家你一百我一百凑钱,请了宠物医生来急救,我想这个群里的人可能会有人想收养这个猫,甚至他们更懂猫咪是什么疾病,但我没办法去那个群求助,因为那个群的群主就是当时我被推上热搜之后报j让我删帖然后发假证据辟谣企图颠倒黑白至我于死地那位姐姐,这个群里不知道有多少小团体的人,前段时间还看到他们一口一句“那个钙”。

这么晚了我还没回家,因为我知道即便回家我也睡不着,我近期的入睡时间往往是四五点,抑郁反复狠狠折磨了我,比以前都严重,以前我是谁也不会告诉,但现在我会跟朋友求助。

然而我整个抑郁的原因都和那次热搜脱不了干系,太多人看到那篇帖子之后以为我是维权斗士,我的私信里涌入各种求助,我无法插手的求助,甚至是案件,甚至是相关部门都无法一时半会理清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但我忽略掉这些私信后,心态却一点点被挤压,闭上眼会看到很多人在不断求我帮他发出去,有些私信离谱到跟我说如果我不帮他发水滴筹他就死了,有人得了绝症说我是他最后的希望希望我救救他……

可是朋友们,我做不了这些,做不了那么多,我承担不起天天在微博维权,我已经被jc警告过,我无能为力。原本是因为现实很累想在网上找欢乐,但当我坚持做原来的自己只发一些愉快的稿子时,我的内心总被那些求助拉扯着,这是抑郁根源。

人真的好复杂,当时在群里咆哮最厉害始作俑者导致一连串热搜事件那位女士,后来我无意刷到她抖音,原本我还很生气,但看了几条之后,我发现她很可怜,几年前她的丈夫意外坠崖去世,她的抖音里都是回忆和丈夫满世界旅行的片段,几年过去,她依然买了蛋糕在她丈夫生日那天为他庆生,她说十年了,家里的电脑意外炸了,洗衣机洗着洗着冒烟了,窗帘风化破旧了,像蜘蛛网一样扯下来……我看到她桌子上还摆着丈夫的遗像,看到他们一起养的猫……,我无比难受,我不恨她了,我觉得她也很可怜,我跟朋友说为什么人都这么复杂且矛盾,好累,是我错了吗,我是不是当时不该多管闲事……

饭圈那些人,我不追星更不想趟浑水,此刻我很疲劳也很困惑,你说,你删一下评论区也不过分吧,但我现在,很复杂也很脆弱,删一下对我来说不只是一个动作,是在我紧绷到不行的神经里,又莫名其妙窜出来一道莫须有的指令,你又狠狠扯了一把我原本就崩得很紧的神经,让我多了一些迷惑和不解。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