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听过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每次想起来都会动容。

女孩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 家境贫困的她3岁开始乞讨 12岁就在夜总会跳舞养家。

有一天 有位舞女告知她湾仔红灯区有临时停靠的旅港水兵 可以靠卖口香糖、纪念品来向他们讨点零钱。于是她便到了湾仔红灯区乞讨叫卖。

在那里 她遇到了一个混血水兵。

——他第一天来到这里 刚好她追着他卖口香糖。
男孩很乖 18岁 不进酒吧喝酒。每天就在湾仔的街头 坐在栏网上看女孩卖东西。
女孩没生意的时候 他便坐在栏网上和她聊天。感觉很熟悉。因为一连七天 他们就在街道上彼此陪伴着。
但其实那时候女孩也知道他就要回越南继续打仗了。于是又过了一个星期 在临走的那个晚上 男孩问她:Can you teach me how to speak Cantonese I love you?(你能教我「我爱你」用广东话怎么讲吗?)

女孩说 我爱你。
男孩便模仿着她的语气 一字一句地说了:“我——爱——你。”

十二三岁的女孩 在湾仔街道上讨生活 过惯了悲悲惨惨的日子 却也是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心动。
这个女孩叫惠英红。

五十多岁的时候 她去华盛顿做慈善 走上台问那些美国老兵 说你们可以放出消息去问问身边的人有谁去过湾仔吗?
问问他们还记不记得一个绑着辫子的小姑娘。如果有一个记得 曾经对绑着辫子的小姑娘说“我爱你” 希望可以寄一张照片或者一封信 让她知道 他还没死。

她是一代打女 过去在荧幕里的形象是刚硬坚强 却鲜少有人知道她也曾因为爱而变得柔软。

许多年后 她走出了湾仔街头 成了星光熠熠的影后。至今未婚 却幻想着有天跟他擦肩时能够认出彼此。
“我记得他的样子 无论他怎么样老。”

自那一晚告别后 她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对她说“我爱你”的男孩。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