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每天都在以“要让别人方便收拾我的遗体和遗物”这样的觉悟在整理和删除属于自己的一切,那些可以解释我一生的东西,包括主观意识的留痕,身外之物的存在方式。因此每晚入睡前都是个适合盖棺的人,每早清醒后都是字面意义上的新的开始。 ​​​​
(我每次听到泰诺这个药,脑子里自动出现的画面:QAF第一集,光着的B叔和站在门边的小可爱J,叔手里拿着违禁品问小可爱要不要尝尝,小可爱语无伦次说他刚吃完泰诺…(大概是这样
泰诺(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之间应该怎么选择 👁👄👁 ✍️✍️✍️...

#宝藏二创榜# // #燃夏快乐争霸赛# // Linternet-garcon-pdf的微博视频 ​​​​
有适合我们这种纯菜鸟无指导的新手妈妈孕期哺乳期可以看的书吗?萌萌买了一本海蒂怀孕大百科,不知道够不够? ​​​​
宝贝宝贝宝贝宝贝宝贝 ​​​​
哥哥哥哥哥哥…
我在卧室看剧,妹妹在客厅看水浒传,这是我一辈子听叫“哥哥”听得最多的夜晚。 ​​​​
《天若有情》里刘德华骑着摩托载着穿着婚纱的吴倩莲,空无一人的高架上奔驰其实是去赴死,丢掉鞋子的新娘和已血肉模糊的刀下新郎。靠北,那些年BE美学爱好者的天堂。
以前的电影,编剧主要的热情都用在BE上了,纷纷在比拼如何BE得更浪漫更绝情。《甜言蜜语》里古天乐临死前给心爱的女人打电话,吹那首口琴曲给她听,电话那头女人牵着小孩在街头,原来已经结婚生子;蒙嘉慧在《暗战》的结尾带着她自己不知道价值的钻石项链面无表情地穿过马路,送她项链的人已经死了;《 ​​​​...展开全文c
因为我喜好真的是有太多,每天疯狂伸触角探索世界,就感觉身边亲近的人好像每个都只能“承受”到我的一部分,旺盛的探索与倾诉欲给到一个人身上就容易给人压力或者说使我觉得欲求不满。
跟萌萌已经每天有很多要说的了,但是跟我闺蜜依然有更多要聊。尤其是彼此心情不是很平静的时期,我俩会早中晚打卡 ​​​​...展开全文c
以前的人看黑帮片:堂口、火拼、好兄弟、血海深仇出生入死;
现在的咱看黑帮片:手铐、浴池、马格南、面包香香软软。 ​​​​
太油麦了,睡前一笑。//@魚尔布开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了
【无用知识】当你把鱿鱼干放在烤炉上,再加一副眼镜和一本书,它就会优雅地阅读起来。

via ARuFa_FARu L今天也在摸鱼狸的微博视频 ​​​​
啊————————
一只手触摸永远,一只手触摸人生,这是不可能的。

《金阁寺》 ​​​​
午饭后在街边散步消食,十分零散的行人,大太阳,出了很多汗,脸上发痒呼吸不畅,摘下口罩。迎面来了两个骑电动车、戴白色大盖帽、穿安保服、戴白袖章的人,伸出手指指向我,大声喊:“你!戴好口罩!” ​​​​
我每天上网的表情:[疑问]
我每天上网使用的标点符号:? ​​​​
“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
快乐是一种基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人生已经足够辛苦了,如果还要去勉强基因里没有的东西那就和生活在地狱里没什么两样。你问门口的小树、天上的云它们快乐吗,它们什么都知道,它们只是沉默不说话。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