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16 09:50 发布于 美国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尼采反对同情的理由。我前年就说了,我已切断卡拉。//@晴雪之夜: 转发微博
觉得茨威格说的对,环境一发疯,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失去了温暖健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没有抒情,就没法搞任何真正的创作,只能狂躁地敲桌子。敲桌子也能敲出节奏感,愿意的话甚至能敲出一整套波莱罗舞曲,但那仍然是敲桌子。干涩、乏味、枯朽、可预期的敲桌子。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