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16 13:50 发布于 美国 来自 iPhone 6s
回复@当施米特爱上凯尔森F:想必只有他那种纠缠不清的水平,会把施派当作学理上的严肃对手,于是施派或自由派也就以为他是什么高手。//@当施米特爱上凯尔森F: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马克里拉到底是凭啥被翻译那么多的
刚在微博读了两篇书评,很是愤怒,读书还是要心高气傲,什么施特劳斯学派的神秘兮兮、马克·里拉那种纠缠于伪问题的三流学者、科学是反宗教的还是(历史上曾经)受益于宗教,统统不配浪费笔墨。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