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今天的世界据说处于一种信息过剩状态,实际上可能并不富裕。泛滥的只是媒介中零零碎碎的信息,每个碎片中的信息量实际上很小。在这种半生不熟的信息中,大脑怎么会不感到压抑呢?大脑的压力不是因为数量,而是因为有限的质量。
在媒介的进化及其对新闻材料和数据拼命收集的背景下,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都像草坪被割草机修剪一样,信息碎片如空中乱飞的纸屑,在不同地方之间飞来飞去。这些破碎的信息附着在我们豆腐般地大脑上,像撒得太多的调料,把整个表面都搞得含糊不清了。一时间,我们觉得自己知道得很多,但大脑表面的那些信息当被你加到一起时却没有多少。相反,我们通过脚底感性,快乐的体验得到的信息量却是巨大的。人类的大脑喜欢任何需要大量信息的东西,其扩展能力焦急地等待着感知世界,以充分消耗它巨大的接受力。而此潜在力量在今天处于一种被极度压制的状态,这是我们都遭遇到的信息压力的一个来源。--《设计中的设计》P109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