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环境很糟,这是大家都感受到的,但正是这种恶劣的环境,却反向挤压出了一些微博独有的价值。

在今天各个主流平台中,微博是上线最早的,2009年8月就亮相了,那会还是PC端时代,正如人类向全球扩散时展现的规律那样,一旦人们发现一个地方还不错,就会倾向于长久地留在那里,这种历史惯性造成的后果就是微博用户的平均网龄更长,而网龄长的一个好处就是认识水平相对高,判断信息时相对老练,幺蛾子见多了,多少都有点免疫力了,微博上有没有蠢人蠢事?太有了,但凡事就怕对比,和现在一些短视频平台的内容比起来,微博上的内容竟然被衬托得不那么蠢了。

比如,我这两天就看有人发截图,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有作者说煤是植物转变而来的,视频底下好多留言表示不信,说什么煤就是一种可以燃烧的石头,不可能是植物转变过来的如何如何,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还不是零星一两个而是好多,看得人耸肩摊手。

还有,前段时间,又是某短视频平台,流行在河边磕头,画面里的人说自己小时候在河里溺水,被一个路人给救了,但自己的救命恩人却淹死在河里,这两天自己要去外地发展了,所以来当年的河边磕头,给恩人告个别再走,故事说的挺动容,还配上煽情的背景音乐,那点赞转发数是咔咔地往上走,然后,短短几天内,这种河边磕头谢恩的各种版本就接连出现,仿佛大家都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救命恩人,不看人家流量上涨自己就愣想不起来这事。

除此之外,之前一女孩和自己外公合影被造谣是富商娶少妻,也是在视频平台上传的到处都是,平台上的用户不仅相信,而且嘴上还不饶人,各种难听下流的话说个没完,当事人在微博上澄清的同时,那视频平台上的假消息却还在传播,相比之下,一大波成功人士在同一个背景前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的蠢样,反倒显得不那么恶劣了。

微博气氛紧张,大家都怀里揣着刀,在一个网状结构中互相盯着,感受着他人谈吐举止之间若隐若现的破绽,但这同时也造成了一个后果,就是敢在微博乱说话,那风险是真特么大,稍有不慎,微博上的网友就会给你严厉教训,一点不惯你毛病,毕竟,他们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然而,有些短视频平台,其结构是垂直链式的,系统帮你筛选好的内容会放在时间线上,按顺序送到你面前,你看完就划过去了,因此,这段内容不会在一个网状结构中被用户们反复多次地考验,有人指出破绽你大概率也看不见,另外,短视频平台的崛起是智能手机普及以后的事,因此,那上面的用户平均网龄相对不长,各种套路和幺蛾子见的少,心地善良的他们很容易就被河边磕头这种内容给蒙蔽了,其造成的后果,就是在短视频平台上,即使不负责任地乱说话,也大概率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之前,有些短视频平台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大号,到了微博被怼得灰头土脸落荒而逃,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前不久网上有句话我很同意,说想在网络江湖上混,别的平台可以有取舍,但微博还是得玩,因为此地凶险,又长期处于社会舆论的上游,所以对运营和内容的考验很大,而这些考验如果能禁受住了,那会大大地提升一个人在网络上的适应能力。

就好像,一个人长期生活在食人部落徘徊的黑暗密林中,就算之后去了一个治安混乱的城市,多少也会从容一些。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