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的一生就只有一件事:忍住痛不要叫。

兔子忍痛能力是生物界的极致,即使骨折,也不会叫,即使牙把口腔刺穿感染,也不会叫,即使从高处摔下来内脏出血,也只是趴在那里,安静地,等待死亡。(我听说过的兔子叫出声的残酷故事,大多发生在实验室里。)

以前我在北京上学时,看到过各种被虐待的兔子,有的是摆在市场角落,有的是扔在居民楼外。零下十几度的冬天,在寒风中嚼着烂菜叶,被铁笼子磨烂了脚趾,被路过的狗吓得缩成一团。让你说不清这是宠物还是个垃圾。

兔子如果会哭,这个小区将永无宁日。

但如果你去问,他们还都是有所属的,是有主人的。也就是说,曾经至少有那么一瞬,是被人爱过的。而现在这所经受的一切,就是为那一瞬所付出的的代价。

于是几千年前,某个对世界很敏感的人,看着笼子中受苦的兔子的眼睛,写下了“冤”这个字。

所有的伤筋动骨、肝肠寸断的痛苦,都不及一只默默无语的兔子。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