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最爱穿白布鞋,刚穿的时候很珍惜,但是穿多了几次就变得黑乎乎。
有一次学校举办合唱比赛,我被安排到站第一排。比赛前一天,班主任说我的布鞋最好刷白一点。
我回到家和我妈说这件事,她说:“这有什么难的!”然后在我睡觉前,看到我妈在刷我那双小黑鞋。她非常卖力地刷,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刷不白,我的“集体荣誉感”让我差点急哭,还觉得老妈太不靠谱了!但没有办法,就气鼓鼓去睡觉了。
第二天准备去上学,发现门口多了一双白到发光的新布鞋,我妈说是早上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去买的。
去学校的路上,我时不时低头看看我脚底的新鞋,一边看一边哭。当时年龄太小,悟不出什么,就只能哭。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